赢钱斗地主下载安装到手机游戏

棋牌之家 2019-06-26

“嘿嘿,我就知道主人你不会杀我的。”那小树桩立刻兴奋起来,“那棺材里面好像是个蛊,那罗家人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利用我的天真把我骗到了这里!然后挂了那么多恶心的尸体到我身体,让我神志沉睡!要不是主人你的三昧真火痛醒了我,我只怕还被他们利用呢!” 他说完之后十分不爽的拍了拍自己,“把那么多污浊气弄到我身上,真是疼死我了!主人,你记起我来了吗?” “没有。”莫天佑想了想,“你去把棺材弄出来。” “好叻!”那小树桩答应的爽快,可才答应就又可怜巴巴的转过头,“主人,那棺材在好下面好下面,我要是弄出来元气又要去掉一半,到时候主人能不能分我点精气啊,不要很多,一丢丢就好了!不然我可能会死!” 莫天佑不耐烦了,“赶紧下去。” 那小树桩顿时不敢说话了,他刚才拔根而起,地面上露出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大洞。但是那小树桩面不改色,滋溜一下就窜下去了。 我惊了下:“天佑,他不会是在诈你吧!” “跑不了。”莫天佑冷冷的哼了一声,“这东西是几百年的桃木,成了精怪,等会利用完把他给砍了,可以给你做一个趁手的辟邪兵器。” “……”忽然觉得那小树桩还挺可怜。 时间没过多久,那小树桩就哼哧哼哧爬上来了,他的身后延展出无数的树藤,缠绕着什么东西,等他彻底上来,后面的东西也跟着被拖上来了。盯着一细看,果真是个棺材,却是个迷你版的。只有半米宽一米长的大小,明显塞不下一个人。 那小树桩一爬上来就累瘫到地上,却还不忘邀功,“主人,我我……终于是拖上来了,好累!主人,这棺材邪门的很,就算那罗家的老大也不敢碰,听说里面是一个变异的婴儿,阴气最重,您不要直接碰这棺材,等会被他邪气煞到就不好了。” “婴蛊吗?”莫天佑喃喃念了一句,轻笑,“有意思。” 他刚才确实是费了不少力气,下去的时候头顶那绿叶子还精神抖擞的呢,现在已经发黄了,蔫蔫的耷在木桩上。他讨好的捆着那棺材送到莫天佑面前,“主人,我的树枝有镇邪的功能,能压制住着东西的邪气。你看,只要用我这树枝捆着,这东西就会沉睡不作乱。您要是想找到那钥匙,这东西有大用,只有我才能镇压住……您不要杀我好不好?” 这树桩看上去傻傻的,其实心思很灵巧,他肯定是看出来莫天佑的杀意了,却不直言,只是从旁讨巧。我觉得这树桩现在看上去顺眼多了,上去也说了句,“天佑,这东西好像没什么恶意,而且有用。后面的路不是挺凶险的吗,你反正也不忌惮这东西,就留下吧。” “带一个蠢货也就算了,现在还要我带两个?”莫天佑不屑,他直接斩断了那些树藤,把那棺材拖了起来。就在树藤斩断的瞬间,那棺材就不安分的嗡嗡响动。 “嘤嘤嘤……哇哇哇……”传来很凄厉的小孩的哭声,那声音邪门,让人感觉浑身都冰水里,被拉扯被撕裂。那树藤撤去,我才注意到那棺材是通体黑色,有更深的痕迹,像是血,带着人强烈的不详的感觉。 那棺材四周响动的更加厉害,有什么东西像是在里面饶,挣扎着要跑出来一般,指甲刮动木板的声音特别响,刺啦刺啦的,听着浑身都发毛。 “哐啷哐啷……”那棺材板明显在上翘,有什么东西要掀开他,忽然,里面那东西猛然一用力,那棺材板竟然直接被掀开,一个青黑色爪子抓住了棺材边沿,但仅仅只是一秒! 莫天佑举起棺材,面无表情的就把棺材板又压了回去,什么法术都没用,十足蛮力,只听到凄厉一声惨叫,那原本抓在边沿上的手迅速缩了回去。莫天佑仅仅只用了两只手指,却如同万钧,压着那棺材板如同泰山,纹丝不动。 他斜眼瞧因为震惊而长大嘴巴的木桩,轻蔑的笑了笑,“你觉得,你对我还有什么作用吗?” 那树桩讪讪的笑,头顶的叶子更垂了,两眼无神的垂下,“是啊,主人的神力,就算是这婴蛊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这东西很可怕吗?”我看刚才莫天佑好像很轻松的样子,并没有觉得多恐怖。 那树桩立刻摇头,“当然可怕!我都活了几百年了,这可是我见过最可怕的蛊了!本来蛊就是个邪门的东西,何况这还是用婴儿制成的婴蛊。把刚刚出生还未成满月的婴儿抓到一起,投到蛊盒中,再放置五毒,任其自生自灭,蚕食。最后很难有婴儿活下来,但一旦活下来了,实力必然惊人无比,这时候再用未曾出生便夭折的婴儿魂魄,与之融合,形成的婴蛊,极其厉害,这东西就是百年,都难出现一个!” “实力恐怖如斯,传说在历史上,有人用婴蛊在瞬间灭了一整座城!恐怖至极,而罗家这个,还个变异的,更厉害……但没想到,我们主人竟然那么轻易就……” 即使是恐怖如斯的婴蛊,对他都不值一提,莫天佑的实力,究竟是多么深不可测? 那树桩垂头丧气的说道,“我当年被主人派进来卧底,却没想到被发现了。但是我身上还有一些价值,知道关于罗家的一些秘密,主人要杀我,我也无怨无悔,只是希望主人能将我利用的更彻底些,让小的帮主人领了路,找到主人要的东西,再死吧!” 一个利用完就砍死,一个心甘情愿求被利用的更彻底再死。我今儿个是见识到了,什么叫现实版的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了。 咳,当然这话我不敢说,却没想到莫天佑此刻心情似乎好了点,他把棺材往小树桩那里一抛,道,“也好,那你就锁着这东西,指路吧。” “是!”小树桩高兴到没边了,“定不辱使命!” 小树桩颠颠的捆着那小棺材就往前奔去,我看着他那枯瘦的枝桠的腿脚,那像企鹅一样蹒跚的步伐,怎么看怎么觉得,那东西……真的好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