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钱投注网

棋牌之家 2019-05-21

霍漱清笑了,他好像可以看得到她此刻的表情一般。道:“这是个好主意,这样的话,我们就会一直都在一起了。只是。好像没有人有这样的法术吧?” 苏凡都无语了,不是吧,这个男人,还真是,真是没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霍漱清同志!”她叫了句。 “怎么了?霍夫人?”他笑道。 苏凡的脸简直烫极了,她感觉自己连舌头都要打结了。 本来她在他面前就没有丝毫的语言优势,本来她的语言水平就不如他,当然,这不是语言的问题,这是,根源在脑子里,苏凡的大脑,怎么就是转不过他。 尽管如此,尽管自己在他面前有这么明显的劣势,可是,苏凡还是没有退让。 “霍漱清同志,请问有哪一位领导是带着自己的老婆工作的?你这样怎么为人民服务?怎么。”苏凡也开始怼他了。 可是,她这点水平,在霍漱清面前,真的只能是叹气了。 霍漱清笑了,道:“带着老婆在身边可以随时调换心情,保持愉悦,才能更好的为人民服务。你说是不是,老婆大人?” 苏凡真是要被他给气死了,气他呢还是气自己呢?气自己脑子不如他吧,也只能这样了! 此时的苏凡,真是满心的欲哭无泪啊! 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呢?在他面前就是占不到半点便宜啊! 越想越气。 苏凡一言不发,静静拿着手机坐着。 霍漱清听着手机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了,愣了会儿,他才反应过来这丫头是生气了,是不高兴了。 他不禁笑了,道:“老婆大人怎么不说话了?” “我有什么好说的?反正都说不过你的,你说吧!”苏凡说着,噘着嘴。 “你啊,真是个孩子!”他叹了口气,笑道。 “胡说,我哪里是孩子了?明明我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好不好?”苏凡道。 “只有孩子才会这么孩子气!”霍漱清道。 “我哪有孩子气了?明明是你自己在那里胡扯的,我扯不过你。”苏凡依旧噘着嘴。 “我觉得你已经扯得过我了。”霍漱清道。 “怎么可能?”苏凡道。 “你现在那张噘着的小嘴巴,就已经扯的很长了,我是扯不过你的,这一点来说。”霍漱清道。 苏凡刚想反驳他,可是一摸自己的嘴巴,还真是被他给说中了。 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了解他呢? 看来自己输给他,不是因为脑子转不过他,而是因为,他太了解她了,不管是她的想法,还是她的习惯性的行为动作,他都太了解她了,所谓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就是这个意思。 于是,苏凡不说话了,静静坐着。 “怎么,不高兴了?”霍漱清问道。 “没有,我才没有呢!”她说。 “等我回来,好好亲亲你那张喜欢噘着的小嘴!”他说道。 苏凡的脸,更加红了,她感觉自己的脖子都红了。 这个男人,还真是肉麻!而且,关键是,他说起这种肉麻的话,简直是一点都不需要铺垫,信手拈来啊! “你还真是有当流忙的天赋。”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道:“我怎么就流忙了?我干什么了吗?” “你什么都不用干,就你那张嘴巴,就已经够打马赛克了。”苏凡道。 “难道你不想吗?”他笑问。 “想什么?”她问道。 “想我亲你!”他回答的真的很,直接,又,坚定,又,流忙! “我才没有!”她噘着嘴,反驳道。 她才不要跟他一样,简直是。 “真的没有吗?”他问,“哦,或者说,你是想要其他地方。” “打住,你别说了!”苏凡赶紧阻止他道。 霍漱清无声笑了。 他就喜欢这么捉弄她,可惜她没有在自己面前,要是在前面,肯定这会儿就扒光了她,直接。 这么一想,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调整自己的情绪。 可千万别说他在嘴上得了先机,赢了她,结果最后把自己给撩的难受了。这大半夜的,她又不在身边,在几百公里以外,要是他难受的睡不着了怎么办? 聊人不成反被撩,指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这样寂静的夜晚,远离妻子,远离家人,撩到了这种地步了,就算明知道自己会很难受,可还是会忍不住要撩下去。 “丫头。”他叫了声。 “干嘛?”苏凡的耐心到了这会儿已经是被他给逼没了逼疯了。 “叫我一声。”他说。 “叫你?叫你什么?”苏凡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本来嘛,她怎么可能明白他的想法呢?怎么可能知道他此刻想要干什么呢? “就用你在床上的声音,叫我一声。”他说。 苏凡的嘴巴张开,可是她不知道自己要和他说什么了。 他,怎么,这么。 “叫吧,丫头!”他说着,可她听见了他的呼吸急促。 可是。 “苏凡。” 他的声音,从黑夜里传来,从那遥远的时空传来,即便是这一声,这简单的两个字,都足以让她的心跳失去原本的节奏。 苏凡,紧紧咬着嘴唇。 “我想你了,你呢?”他说。 我,想你!霍漱清!我想你! 这样的深夜,相思,总是越发的浓烈。深重的相思。让人越显得寂寞。 苏凡挂了电话,望着窗外那深深的黑夜,平复了一下心情。长长地呼出几口气,走进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开始冲洗自己滚烫的脸颊。 而霍漱清那边。在挂了和妻子的深夜电话后,坐在床上满意地笑了。 果真有老婆是不一样啊!幸福就是不一样的性福! 于是,霍漱清也下床去洗手擦脸。水龙头刚关上,就听见门上传来敲门声。 他走到门口。 “霍领导,是我。李聪。”是秘书李聪在外面。 霍漱清打开门。李聪立刻把一张纸递给他。 “这是什么?”霍漱清问。 “刚刚转来的文件,请您过目。”李聪道。 霍漱清一手拿着毛巾擦脸,一手拿着文件仔细看着。 看完了。霍漱清从秘书手里接过笔。在文件下方的空白处签了字。秘书便接过了文件,准备传给下一个可以参阅的人。 “乌市有什么消息传来吗?”霍漱清问。 “还没有。”李聪道。 “有消息立刻过来告诉我。”霍漱清道。 “是。霍领导。”李聪道。 霍漱清摆摆手,秘书便出去了。关上了门。 乌市那边。 没有消息,反倒是让他不放心。都到了这个地步了,难道他们真的就没有任何动作。就这样认输了吗?这样的安静,还真不是个好兆头。 自己这边头疼的事很多,而曾泉那边,现在情况也不是很妙。 下午的时候,Adam秘密到达了沪城,找到了那位给霍漱清传消息的领导。那位领导也是把全部的情报都透露给了霍漱清,包括参与计划的人员名单。曾泉的地位,身在场内的人都是很清楚的,稍微有点级别,或者说靠近大领导的那些人都知道。而曾泉成功胜出的可能性,在目前能看见的候选人里面,算是几率很高的一个。即便,即便曾泉要在若干年之后才掌握大权,可是,能够救了曾泉,给他这么厚重的一个见面礼,那么,在整个曾泉的体系内部,就算是立了大功了,是一个非常有份量的投名状。对于那些想要另辟蹊径的领导来说,投靠曾泉,绝对是一个好的选择。 因此,当Adam带着霍漱清的命令和保证见了那位领导的时候,那位也非常痛快,把自己掌握到的线索全部报告。而Adam,也是立即报告了霍漱清,同驻守在沪城负责此次行动的苏以珩的手下取得了直接联系。 沪城的职场,在那深不可测的海底,已经升起了一股旋涡,超级强大的旋涡。平静的海面依旧一片平和,没有几个人可以看见那即将汹涌澎湃而来的滔天巨浪。 霍漱清坐在床上,拿起手机开始看新闻,手机却又响了起来。 是曾泉! “睡了吗?”曾泉问。 “还没有。”霍漱清道。 “我已经看见了,一切都在照常进行,谢谢你,漱清。”曾泉道。 “没事。”霍漱清道。 “你今晚不在家吗?”曾泉问。 “嗯,今天在外面,回不去了。”霍漱清道,“爸妈还在你家里吧?” “是啊,爸明天就走,文姨要去榕城,我到时候派人送她过去。”曾泉道。 “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霍漱清道。 “什么事,你说。” “关于江采囡的事。”霍漱清道。 曾泉一愣。 江采囡? “嗯,她被调到贵州去了,我想让她转到沪城去。她现在进京已经很难了,去沪城的话,有些联络工作会方便一些。”霍漱清道。 曾泉的心里,对江采囡并非没有恨,可是,大敌当前,个人的恩怨,也只能暂时放下,也就是“搁置争议、求同存异”。等到将来,这笔账,绝对不会不去清算的。 虽然不是很清楚霍漱清和江采囡之间有什么协议,对霍漱清做的这件事在感情上也不是完全支持,可是,曾泉很清楚,霍漱清这么做,也并非不应该。想要把江家拉过来,瓦解叶领导的势力,江采囡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必须,利用江采囡来完成这件事。 “华社的沪城分部吗?”曾泉问。 “嗯,这样会好一点。”霍漱清道。 “好的,我会尽快安排,让这边申请借调江采囡。”曾泉道。 “麻烦你了。”霍漱清道。 “我明白。”曾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