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游戏真钱扎金花

棋牌之家 2019-06-26

宁王与上官睿行都十分关注这件事,宁王更是亲自去往工坊,亲自监督这件事的进程。 梁嫤去看了两次,自己私底下也研究了一番。 终于决定再次剽窃前人的智慧,她将活字印刷术的建议,通过上官睿行告诉了宁王。 宁王一听,大感兴趣。 倘若说医案还有一定的局限性的话,那么活字印刷术却是没有局限性,真正对普天之下的莘莘学子都有利的事啊!刻板印刷不禁费时费力,而且价钱昂贵,若非有贵人举荐,一般的书籍便是再优秀,也不会得到刻板印刷的权利。学子们想要看书,都只能相互借阅,手抄留稿。 倘若梁嫤说的活字印刷术能够得到利用和普及,便会解决学子们求书难的现状。 真真造福于天下广大学子。 宁王、上官睿行和梁嫤,三个老大不小的人,却如同孩子一般,亲自上手和起泥巴来。 梁嫤因为自己在家中已经实践过,便先于二人,将泥巴搓成长方体,与一头翻刻出“梁”字来。 宁王和上官睿行也加快了速度,梁嫤将“梁氏医案”四个字都反刻出来的时候,宁王和上官睿行也都做出了几个字。 宁王让仆从小心翼翼在炉子边烘干了几个字,又打制出可以安放这几个字的盒子。 将烘干的活字模排版在盒子里,调好墨汁刷在字模上,拿纸附上去。 当揭开纸的时候,三人都有些激动。虽然三人手艺不怎么样,几个长方体做的高矮不同的,反刻的字也有些怪异。但这样的活字印刷,却是比这几日几人都见惯了的雕版印刷省了太多太多的力气。 而且成本显然被大大节省下来。这本书用过的字,下本书重新排版,就可以循环利用,且还省时省工省力。 “这是好办法!是好办法呀!”宁王拿着印着歪歪扭扭一行字的纸张,声音激动的说道。 “我这就去奏请圣上!将‘活字印刷术’投入实践!”宁王兴奋不已。 梁嫤看着笑容畅快的宁王道:“听闻圣上秦篆写的甚是有风范,倘若第一版能用圣上秦篆的字模就好了。” 宁王闻言看了梁嫤,“梁姑娘真是蕙质兰心!” 这般拍马屁的好办法她都能这么快想到!连宁王都不禁笑眼她。 当圣上听闻活字印刷术的时候,也想到了如今广大学子求书不已的现状。 集贤殿里倒是有众多的孤本,经典著作,倘若这些书都能被广泛印刷,让大周的学子们都能更容易的读到这些大家著作,该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一件事呀! 那些文人必定大大颂扬朝廷,大大颂扬圣上英明! 圣上当即便叫宁王现场给他掩饰,好在宁王早有准备,已经请专门的雕版师傅做了一版活字印刷的模子,不至于拿他和梁嫤,上官睿行做得那歪歪扭扭的字迹出来丢人。 圣上看后,龙心大悦,当即便褒奖了宁王。 宁王顺势道:“求圣上赐字,让普天下的学子文人也都能领略圣上大气磅破的笔体字迹。” 这马屁拍的正是时候,圣上立时便答应下来,事后还做的异常认真,写了二千左右的常用字,交由国子监雕制活字模,烧制,准备投入使用。这样就不会出现一个字错了,整个刻板都要毁掉的情况,一半个字错了,重新换掉那错的字就是了。万一遇见没有的生僻字,也可随时更添。 十月初九,终于在李玄意日日煎熬的等待中,悄然到来了。 在宁王的催促中,《梁氏医案》的第一版,也终于赶在十月初八那日面市。 各大书局均有出售。 上官睿行更是出手买了两百本,放在仁济堂中免费相送。 不禁对医术医理有兴趣的人争相抢购,就是闺阁中的女子因为崇拜梁嫤,也纷纷买来临摹梁嫤字体。 梁嫤娟秀的小楷,立时成为长安城中贵女们争相模仿的最热门字体。 不得不说,十月初八《梁氏医案》发行的时间选的是恰到好处。 仁济堂再次轰动,梁嫤医德被人赞颂的同时,梁嫤即将来到的大婚,也被人更加热切的关注起来。 以至于梁嫤大婚当日,从梁嫤家所在的坊间及邻近的大道上都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因是同时要娶两位王妃过门,李玄意不能来家中迎亲。司天监倒是也有办法,算出凌仙阁乃是大吉之地,两位王妃都要先到凌仙阁去,再有李玄意由凌仙阁将两位新娘一同迎娶进府。 梁嫤一身大红的嫁衣,视线尽被晶莹剔透的珠帘和盖头遮挡。白薇和阿丑扶着走向花轿的时候,她不知怎的就紧张起来。 林三娘捂着嘴,更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紫草在一旁劝着林三娘,林三娘的泪却是忍不住。 哪个母亲嫁女儿的时候能不掉几滴泪呢?更何况是她相依为命的女儿呀。 “嫤娘……” 站在梁家的大门口,林三娘紧紧握住梁嫤的手,“嫤娘……” “阿娘,别哭,我日后会经常回来看你的!”梁嫤听着林三娘带着浓浓不舍的嗓音,眼眶也有些湿润。 “嗯,到了王府,要照顾好王爷,贤淑勤勉,恭敬温柔,敬重尊长……”林三娘说着声音哽咽的几乎说不下去。 梁嫤一直点头应着,“我知道阿娘,我不在的时候你也要照顾好自己,我会经常回来,你一定好好的。” “吉时到——上轿——”喜娘在一旁高喊一声。 梁嫤和林三娘握在一起的手被拽开。 林三娘的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往下掉。 梁嫤被人送上了花轿。 周遭响起一阵前来看热闹百姓的恭贺之声。 花轿被抬了起来,百姓们自觉的让开道来。 “梁大夫是好人,必定有好报,夫妻同心白首偕老……” 百姓们高声在一旁说着恭贺的话,一路撵着花轿跑着。 对比另一方向,从皇宫里抬出来的常乐公主就没这般待遇了。 她所经过的街道上,专门让人安排了诸多的侍卫驻守,唯恐前来看热闹的百姓会冲撞了花轿。 可此时安安静静的是怎么回事?连一个看热闹的百姓都没有吗? 常乐公主忍不住问在轿子外伺候的宫女道:“喜钱准备了么?不是让侍卫不要驻守的太远,免得百姓抢不到喜钱么?” 宫女回头看了看驻守着侍卫,却是冷冷清清的街道,喜钱孤零零的躺在安静的街道上,无人问津,一时口舌呐呐,不知该如何回到公主问话。 “呃……许是侍卫怕百姓冲撞了公主,所以拦得太紧,百姓们难以靠近。”宫女迟疑了一阵子,解释说道。 常乐公主心下稍安,笑了笑,“父皇也真是太紧张了,几个百姓而已,哪里用得着如此大的阵仗?” 宫女看在闲闲的站在一旁,拿着长矛,百无聊赖的侍卫,默默无语。 随着靠近凌仙阁,常乐公主耳朵里终于钻进了几许鼎沸的人声。 “怎么回事?”她不禁问道。 宫女眼睛一眨,“呃,百姓们太热情了,侍卫们有些吃不住。” 常乐公主坐在花轿里轻笑,“她与我同日出嫁,简直是自取其辱!我这边热闹非凡,百姓们哄抢喜钱,她却是冷冷清清,我看她日后站在我面前如何抬得起脸来!” 轿子外的宫女闻言,抬手捂着脸,只想将自己埋进土里,旁人看不见才好!更盼着今日之事,公主永远不要知道。 起轿的时辰,走哪条路到凌仙阁,路上要用去多少时辰,都是司天监提前算好的。 梁嫤的轿子和常乐公主是同时到了凌仙阁。 一路跟着梁嫤轿子的百姓也是热情,到了凌仙阁还不住的说着恭贺的话,声音大的连呆在被侍卫驻守的楼内,盖着红盖头的常乐公主都听到了声响。 常乐公主异常纳闷道:“怎的只听见恭贺梁嫤的话?不听闻百姓恭贺我的?” 宫女连忙解释道:“公主乃是千金之躯,百姓怎敢提及您的名讳?” 常乐公主点点头觉得有理,“可是这么听着不是挺热闹的么?又喜庆,你去多撒些喜钱,听百姓们谢恩也好,总是听到她的名字,多别扭!” “是!”那宫女连忙应声,带着喜钱退了出去。 大把的喜钱撒出去,只见百姓们伸手接着抛洒来的喜钱,却不听闻百姓谢恩的声音。那宫女有些着急,大声喊道:“公主大婚,与民同乐,赏赐些喜钱,让大家都来沾沾喜气!” 稀稀落落的有一些谢恩的声音,但是却被淹没在对梁嫤的恭喜声中。 常乐公主坐在花轿里,久久未能等来自己期待中的排山倒海的对她的恭贺之声。不禁有些愤愤。 但很快便听闻由远而来,吹吹打打的喜乐之声,她又激动起来。 梁嫤也端坐于花轿之内。 听闻到喜庆的埙、同鼓、笙、云锣等同奏之声,心头也是激动不已,脸上的笑容更是合都合不拢。 虽然跟常乐公主一起出嫁,一起成为他的王妃,让她多少有些郁闷以外。 这大婚还是很完美的。 更听闻百姓们一直在赞颂她仁心,医德高尚,恭喜的话更是一波接着一波,好似根本没常乐公主什么事儿,更让她觉得十分快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