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斗怎么玩才赢钱

棋牌之家 2019-06-26

“你们难道不知道这家夜总会是杜家人开的吗,当然这次的舞会跟我没半点关系。”他只是来凑热闹的,至于舞会有什么就不在他保证的范围内了。 朗月得意的看了他们一眼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来的时候我就去打听过了。” 他真是有先见之明啊,快,快夸他吧。 朗月等了又等,桌上其他人该干什么的依旧干什么,没一个人问,不高兴的说:“你们就不好奇,到底是什么内幕吗?” “嘁,你爱说不说。”唐逸知道朗月要是想说话,肯定忍不住几分钟,就跟倒豆子似得全部说出来。 果然朗月憋了没几分钟,就自说自话开始: “算了,我还是说吧,这里说的好听是化装舞会,说难听点就是一夜情会场,等等还会有脱衣舞娘表演,还有什么刺激美女与野兽的演出。” “无聊,低级,下流。”顾纤云几个词直接概括,男人都是这样下半身考虑,她瞄了一眼沈墨城。 朗月耐人寻味的说了一句:“那可不一定,你后面就知道了。” 沈墨城瞥到顾纤云打量的眼神,无辜的说:“乖宝儿,我可是一直洁身自好。” “墨城你别急着解释啊,我已经让经理去喊你的小蜜蜜来陪你了。”唐逸故意这样一说,他倒要看看顾纤云有什么反应。 顾纤云听到唐逸的话,猛咳了一阵,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就是那个小蜜蜜的事情,只能装作不知道。 沈墨城拥着顾纤云说道:“好啊,你倒是找过来,我好让乖宝儿认识认识,你说是不是啊。” 顾纤云不理沈墨城的戏谑,对着唐逸叫道:“唐逸你是没事做了吗,整天就想着给人拉皮条。” 都是他没事提什么小蜜蜜,要找女人不会自己去,还要拉着墨城去。 朗月跟着凑热闹:“哈哈,纤云,你说的太对了,唐逸就是干这行的。” 唐逸以为她不相信,又强调了一遍:“女人我说的都是为你好,省的到时候小蜜蜜来了,有你哭的。” 沈墨城在一边低低的笑出声,用眼神告诉顾纤云,这下你要怎么回答。 顾纤云都不敢看沈墨城的眼睛,只能恼羞成怒的对唐逸开火:“唐逸你还有完没完,你要是喜欢,可以在找一个。” “行,我才不管你,到时候别跟我哭才好。”唐逸奇怪,只要是女人听到这种事情,不应该是大发雷霆吗,难道这个小祸害不喜欢墨城。 眼神瞟了一眼他们的方向,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刺激着他的眼球,应该是不可能吧,唐逸自嘲的一笑,端着酒杯就灌了一口酒。 “大情圣今天改吃素了,没找个美女陪着。”朗月神奇的发现唐逸今天竟然自己一个人没带个妞来,这不科学啊。 唐逸不屑的看了一眼朗月身边的女人说道:“你以为人人跟你一样没断奶,就找奶牛。” 朗月紧了紧怀里的女人说道:“小美人,有人嫌弃你,你说怎么办。” “唐少爷眼光高,我们这种胭脂俗粉肯定入不了他的眼。”长在夜场混的人,早练出一双火眼金睛,一眼就能看出这个唐少爷心有所属了。 朗月也不在意,张口就哄:“没事,我的小美人,我喜欢就行。” 这时刺耳的音乐停了,舞池内的人都回到自己的座位,空荡荡的舞池突然升起一个圆柱舞台,一个穿着紧身皮衣的女人拿着话筒走了出来。 “先生,小姐们欢迎大家参加化装舞会,希望今天大家可以玩的尽兴,下面有请我们第一个舞者表演。” 顾纤云小声的问,“这意思是开始了吗。” 沈墨城抿了一口酒说道:“恩。” 阿逸喊他来肯定不是只为了让他看这些,就是不知道杜峰这次玩的有多大。 一个穿着红色舞衣的女人抓着两条吊绳,从空中落下,脚步轻盈体态优美,身段火辣,五官精致嫩白,还有一头酒红色的长发,就算是在场很多阅人无数的男人都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 朗月也是忍不住赞叹道,“落日还真有心,找了这么个大美女来演,难怪吸引这么多人。” 顾纤云看了好几眼台上的女人,迟疑的说:“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眼熟。” “乖宝儿,你认识她?”沈墨城眼角扫了一眼台上的女人舞动的身姿,并没有觉得有多美,还是他的乖宝最好看,怎么看都让人稀罕。 “让我想想,我可能真的认识。”顾纤云就是觉得她很眼熟,好像在哪见过,可是越想越想不起来是谁。 靠在朗月怀里的女人不阴不阳的说道:“这位美女眼熟就对了,这个女人可是我们老板的新宠,叫什么钱媛媛,听说还是三流明星。” “小美人,怎么吃味了,来让哥哥香一个。”也避讳他们朗月说着就亲了过去。 “是她,我大姨的女儿,是我的表妹,难怪看了有几分熟悉。”顾纤云惊讶的看着舞台上的女人衣服已经拖了一半,喃喃道:“她怎么会在这里做这种工作。” 沈墨城看着顾纤云脸色不对,开口问道:“要不要把她带下来。” “可以吗,把她带下来,如果大姨要是知道了,肯定会伤心死了。”她没想到快十年没见了,再一次见面竟然会在这样的场合下看到。 唐逸招了招手,有人俯下身靠过来,他耳语了几句,那个人点点头,起身就往后台走去。 “乖宝儿,你没认错吗,她确实是你的表妹。”这里灯光这么暗看错也是有可能。 “没错的,她就是叫钱媛媛。”顾纤云有些坐立难安,大姨以前小时候对她很好,只不过家里也穷,她们出事的时候,大姨家也拿不出什么钱来,她也理解。 只是没想到钱媛媛长大了,在夜总会做舞女,而且是那种脱衣服的舞女。 皮衣的女人先是对着台下点点头,拿着麦克风说道:“先生,小姐们,我们有请下一位美女上台来表演。” 跟着钱媛媛就下台,到幕后去,她才表演了十五分钟不到,怎么突然把她换下去。 “媛媛,走吧,有个大客户点你过去。” “经理,我杜总说我不用出台。”她是杜峰的女人,不需要向其他人一样陪酒。 经理笑着解释道:“那个客人不一样,咱们得罪不起,而且忘了告诉你杜总交代了,从今天开始你也要跟着陪客。” 没想到杜峰这么快就喜新厌旧,一点情面也不给她,听到私下里的窃窃私语跟幸灾乐祸,钱媛媛气的发抖,没办法落日的工资高,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只能咬着牙跟经理去。 经理带着钱媛媛到最高消费的卡座,她偷瞄了几眼,发现上面没几个女人,这当中几个男人长得都气宇轩昂,心下也微微一动。 顾纤云看到钱媛媛换了一身衣服,只是也没能遮住多少肉,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媛媛?” “啊?”钱媛媛抬头很意外看到一个清丽的女人犹疑的眼神。 “我是纤云啊。” “纤云,你是纤云?”钱媛媛目瞪口呆,她二姨的女儿顾纤云?不会把,竟然也会在这里当陪酒女,不过也难怪那时候顾纤云跟她妈妈好像被赶出顾家,一点生活来源也没有。 她在落日也有一段时间,怎么也没见过她,奇怪的问道:“纤云你在这里这么久,我怎么都没见过你。” “我..”顾纤云还没开口解释。 唐逸已经怒斥道:“你是什么人,你能跟她比,还以为每个人跟你一样下作。” 场面有一瞬间的寂静,唐逸话一出口才发觉自己冲动过头,人家正主还没说话呢,他这是凑什么热闹。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说:“女人,你不是很能耐,别人这么说你,你怎么屁都不放,还要我替你说。” “我这不是来不及说吗,谁知道你嘴那么快,她是我表妹,你别这么说她。”顾纤云不以为意,只当他是好心。 沈墨城眸光一暗,阿逸刚刚看乖宝的眼神,他在熟悉不过,因为他也是真么看着她的。 乖宝儿啊乖宝儿,你可真是给我出了难题,其他男人还好解决,唐逸可算是他半个兄弟。 “好了,其他人都下去吧,站在这里干嘛,当门神啊。”朗月挥手赶人。 “是,是。”经理给钱媛媛使了一个眼神,才下去。 顾纤云忙站起来拉着钱媛媛坐到另外一边的沙发上问,“媛媛,你怎么会在这里做这个啊。” 钱媛媛也不装什么谄媚,自嘲的说:“没钱,不做这个做什么,这里总比其他地方好,高回报低风险。” 人比人气死人,她看着顾纤云全身上下没一件不是名家出手,就连专柜都买不到,心里不羡慕是骗人的,毕竟是有血缘关系,她也仅限于羡慕,也没有其他想法。 “大姨,姨夫怎么样了,你不是应该在读书吗。”顾纤云看着她一脸世故的表情,哪像二十刚出头的小女孩该有的样子。 “妈妈身体不是很好,都在医院做透析,至于那个烂酒鬼不知道死在那个角落里,读书,呵呵,早没读书了哪有钱。” 如果可以她也不愿意做这种皮肉生意,她也想过靠自己的努力闯出一片天地,可是现实总是不断打击你的信心。 “媛媛你别做这个了,重新找一份工作,或者重新上学也可以,明天你带我去见见大姨吧。”顾纤云知道她那酒鬼爸爸只要喝了酒不是打人,就是发酒疯,只是可怜了她们母子俩。 “怎么,你帮我找啊,你知道我妈做一次透析要多少钱吗,三千,一周至少四次,做什么工资有这么高。”钱媛媛不以为然,顾纤云是没体会过她这种生活,指不定还不如她。 顾纤云也没应她,只是拉着她重新坐到沈墨城身边,要求道:“墨城,你帮帮媛媛吧。” 钱媛媛没先到顾纤云的金主是S市最有钱的男人,惊呼道:“沈总。” 顾纤云解释道:“媛媛,他是你姐夫,不用那么客套。” “你,你们结婚了?”钱媛媛听到这个称呼,嘴巴长的快合不上,怎么可能,她这个表姐原来这么厉害,那可是坐拥整个萧氏集团的金龟婿,不,应该叫钻石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