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都棋牌游戏官网

棋牌之家 2019-06-26

《死亡的鸭子》终于写完了,前后居然花了三年的时间,写写停停,停停写写,像一场漫长的看不到尽头的马拉松。 坐在电脑前写《死亡的鸭子》的那天晚上,一场雷暴雨袭击了长沙,整个城区的天空在闪电的映照下一片橙红,我站在窗前,因为思维的活跃而久久不能入睡。 第二天,我发现家里的电视机被昨晚的雷电给烧坏了,而电脑却安然无恙,我感到庆幸无比。 当时的我,孤身一人住在长沙井湾子的一栋房子里,那房子阴气很重,在一些去过的朋友眼里,简直就是灵异事件的必发之地,不过,一直到搬离为止,我都没能碰到期待的灵异事件。 记得《血月莲花殇》出版后不久,我在我家对面的华莱士碰到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边吃东西边看我的书,心里很是愉悦,回家打开《死亡的鸭子》文档,劲头十足,噼里啪啦敲了很多字,之后却懈怠了。 有个读者很哀怨的告诉我说,她从高一就希望看完这个故事,而现在她已经高考结束了,我的故事却还没有写完。懒和忙早已经成为苍白的借口,终于告诫自己,不能再拖下去了,于是,在零零散散的时间里,总算是给故事划上了一个最终的句号。 这个故事和以前我的很多故事一样,依然存在着很多这样或那样的缺陷,可是,我不会刻意的去改变,希望这些缺陷不会影响你阅读时的心情。 文中祝佳佳的原型是很久以前发生在滩头镇的真实凶杀案,受害者的眼睛被都残忍地挖去,至今未能破案。而在我的小说里,我为她找到了凶手,愿她安息。 《死亡的鸭子》的终点是另外一个新的起点的开始,祝家庄系列依然会继续,下一个祝家庄系列长篇《掘墓人》已经动笔,敬请关注。 过年回家,发现曾经青山绿水的祝家庄的污染破坏越发严重,水质的污染在《血月莲花殇》已经提及,而现在,居然连曾经翠绿的青竹和枞树也被大面积砍伐,赭红色的土壤触目惊心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一个个小锰矿堂而皇之地进驻,洗锰的小水库就地筑坝,横在半山腰,就像一个装满水的塑料袋,戳烂一个口子水库里蓄积的水就会全部泄出,而随意筑坝建设的小水库的安全隐患就像是一个随时可能引爆的炸弹,让我似乎看到了暴雨中汹涌而下的泥石流。 有些悲剧,其实是可以避免的。 我想,这不是存在于祝家庄的个例。 发展必须是可持续性的,先人的智慧依然在忧伤中指导着我们,涸泽而渔,焚林而猎,获得了眼前的短浅利益,却毁了后人的长远发展。 我能为祝家庄的乡亲们做点什么呢? 那就写篇《掘墓人》吧,我愿意做一个能埋葬那些利欲熏心的人的掘墓人,你,愿意做一个旁观者,还是愿意和我一起做一个掘墓人呢? 莫默 201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