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早安

棋牌之家 2019-06-26

两人几乎同时起身往外跑去,景歆然还不忘交代几句:“你们不严靠太近,动作轻点。” 昙花的美就在于它那一瞬间绽放所释放的光华,那是很多人梦寐以求都想看一眼的美景。衬着这如水的月光,这昙花确实尽现瞬息之美美,一会儿之后便收起了花瓣。 景歆然见着花儿也赏完了,便不想在此处久留,就转身对景歆白说: “我该回去了,不早了” “嗯,好,既然姐姐不远多留,那妹妹也不多做挽留了。” 转头吩咐下人:“送景歆然小姐回房!” “是”其中两人答应道。 “其实不用麻烦的,借我一只屋里的灯笼,我自己就回去了” “那怎么行,这夜漆黑的万一再有个意外,那母亲还不骂死我” “真的不用……” “护送景歆然小姐回去”未等景歆然说完,景歆白一声令下,两位仆人便站在了景歆然的身后。 “呃……好吧,那就多谢了!” “客气了” “早些歇息” “嗯,注意安全” 景歆然转身便离开,两个仆人走在她的一前一后,这让她感觉很是不舒服。她跟着仆人走,越走月发现不对劲,哪儿不对,她一时半会儿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今日的月亮好生奇怪。 走了一会儿,她像记起什么似的猛然停了脚步,她现在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她上次夜里睡不着来到这边散步,回去的时候明明不是走这个方向的。反应了一会儿,她明白了。 娘的!被算计了! 正当她心里盘算着怎么甩开这两个家仆时,那两个家仆突然合力将她一推,给她来了个措手不及,她提前并未做准备,就这样被推进了荷塘里,荷塘水不深,但足以淹没她。见景歆然跌入荷塘,两个仆人并未急着离开,站在岸边看了一会儿,确定景歆然不再挣扎上岸后,才拍拍手,转身离开。 可景歆然是何人?一池浅浅的荷塘又能奈她何,她佯装自己不再挣扎,静静在塘底待了一会儿,见仆人人走后便也悄悄上了岸。 坐在石头上一边喘口气,一边想,早就发现这景歆白不是什么单纯善良之辈,没想到来真的,第一次就敢玩儿这么阴的手段,真是太看得起你景歆然姐姐了。 真是天真,区区几味迷香想熏软我?呵呵,我的闭息功可不是白学的!这头一次,可能要让你失望了……啊不,以后你都会失望的! 景歆然得意中不免有些惊讶,以往喜欢荆意涵的女子,都是想方设法缠着荆意涵本人的,然后她负责帮他应付赶走就完事儿了,怎么这次的这个竟然冲着她来了,真是始料未及。 “算了,先回房!” 随即捏了捏滴水的头发,然后提着湿哒哒的衣裙缓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月华似练,似倾泄了一地的银霜,她的背影,在这孤凉的月夜下显得有些凄怆。 回到房间后,她立即招呼身边的大身边的大丫鬟帮她沐浴,身边的大身边的大丫鬟哪里见过小姐这个样子,便也不多问,赶忙提了热水开始准备了。 当景歆然踏进冒着热气,温暖惬意的浴桶的时候,困意便袭来,她将头往后一靠,模糊间便睡去了。 身边的大身边的大丫鬟一边给浴桶里撒着花瓣,一边拿木瓢舀水轻轻往景歆然身上倒。身边的大身边的大丫鬟不便多问,只是在心里想着,照顾好这位小姐便是了。 “小姐,小姐……醒来啦,去床上睡吧” 景歆然迷迷糊糊的睁眼,稀里糊涂的应了一声:“好~” 随即出了浴桶,身边的大身边的大丫鬟立即给她披上干净的衣服,裹得严严实实的护着走向卧房,床铺早已被身边的大身边的大丫鬟收拾妥当,景歆然只是换了睡衣就直接上床睡了。 临睡着之前,她还在心里给自己说:“睡吧,明天就没事了。” 身边的大身边的大丫鬟想是小姐太累了,便轻轻放下床上帘幕,又掖了掖被子,才放心离开。 这一夜景歆然睡的相当踏实,丝毫没有被昨天夜里的事情影响情绪半分,早上醒来时,她便吩咐身边的大身边的大丫鬟,取来那件淡蓝色的衣衫,她今天要穿。 洗漱完毕后,简单吃了早饭,同往常一样要去景大夫人那里请安,便带了身边的大身边的大丫鬟往那边走去。这么久了,每次给景大夫人请安那景歆白总是比她早。 一进大夫人房门,就能听见景歆白娇嫩的声音,以往觉得那是女儿在母亲跟前的撒娇语态,并未觉得有什么,现在听见,却无端生出一种烦恶感。 毫无疑问,景歆然一进的内室,那景大夫人便开始嘘寒问暖了,问的好不细致?景歆然一一做了回答。而坐在一旁的景歆白,脸色从景歆然进来的那一刻起,就显得很不正常了,景歆然不去搭理她。 随后景歆然说:母亲,昨晚我做了一个梦,好生奇怪! “哦?什么样的梦连你也觉得奇怪?”景大夫人来了兴致。 “我梦见我被人推进了荷塘里……”说着似是无意的瞅着景歆白,继续说:“若是小白做到这样的梦会不会害怕呢?” “不过一个梦而已,有什么可害怕的”景歆白冷言道。 “就是,景歆然不怕啊,就是梦而已,回头让厨房给你做点安神的粥汤,你吃着补补。” “谢谢母亲!” “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见外话” “是呢,都是一家人呢!” 景歆白坐不住了,哆嗦着嘴唇起身告退了,景歆然心里暗想,这景歆白很怕母亲嘛! 送走景歆白,景大夫人与景歆然便随意的闲谈起来。 “那位荆公子近两日都来府上拜访,你们都在谈些什么呢?” “还能有啥,不过一些琐碎的往事罢了” “这位荆公子看着倒还不错,人长得也算好,气质也够好,不知为人如何” “我与荆公子先前浪迹江湖,同进同退,为人我自是了解了那么一点” “那便好,咱们景家不同于其他人家,平时交朋友,一定要慎重再慎重!” “我知道了母亲” “嗯” “啊……啊欠!”另一边,正在集市给景歆然挑买小玩意儿的荆意涵,不自觉的打了声喷嚏,他随意的拿手中折扇挡了挡,低下头继续挑东西。 离开景大夫人的房间,景歆然自然而然的朝后院自雨亭走去,那个地方,已经有了她和荆意涵的回忆了。 景歆白坐在自己的院落中兀自气恼,昨晚要是她真的被淹死,或许只是办一场白事的事情,一位闺阁千金,夜晚在自家院中散步,失足掉进荷塘里被淹死,传出去也只是让世人唏嘘一番,当个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谁会想着去查一下事情的缘由呢?这样最好不过了,只是现在不是这样的结果,但是,幸好她考虑周全,将那两位仆人暂时遣回老家,待风声过去再接回来。 反正,她还在府中,在多少天,她便让她难堪多少天。这样的感觉,在她脑海里闪出荆意涵为景歆然温柔的绾头发的这一举动时,便是越来越强烈。 她放在木桌上的手,握的越来越紧,紧到指头泛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