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玩什么棋牌游戏

棋牌之家 2019-05-21

重楼山庄的庆庄大会不单单是他本山庄的大事,也是江湖人事聚集的盛会,殷荃扮成夏侯婴的书童,夏侯婴由于身上有伤,脸色颇为苍白,戴上人皮面具倒是一副顶好的书生模样。 顾长溪叫上几位幕僚一起,几人站在一起,明明都是一群文弱书生却有着指点江山的傲骨,夏侯婴果然没说错,虽然这批世子出身寒门,但个个都非池中物,单单看其气质就不一样。 顾长溪将夏侯婴引荐给那三人,“这位是江南文家文婴。”夏侯婴拱拳,三人纷纷回礼,“久闻文家大名,在下陈云生。”陈云生长得星眉朗目,精神熠熠让人看一眼就忘不了。 “在下曲长流。”曲长流长得其貌不扬,唯独一双眸子就像裹了一层雾,让人探不清虚实。“在下穆勋。”穆勋五官周正,紧抿着唇一身白袍虽然不名贵,却洗的一尘不染,半点褶子都没有。 五人走在前面殷荃一个人跟在后面,东瞅瞅西看看倒也不觉得无聊,正看街头巷尾围着一群人甚是热闹的时候,忽然前面人脚步一停。殷荃一个踉跄直直的撞到了夏侯婴的背上,鼻子一酸红了眼圈。 “公子咱下次停下前能先吱一声吗?”殷荃不满的看向夏侯婴,夏侯婴苦笑揉了揉她的鼻子,两人的举动在外人看来着实有那么些暧昧,三人看向夏侯婴的眼神也变了些味道。 这时顾长溪轻咳一声。 “纯溪你去看看方荃。”夏侯婴与殷荃也自知刚刚的举动有些异常,两人不着痕迹的拉开些距离,夏侯婴顺着殷荃的方向望到了那些人群聚集的地方,皱了皱眉头,“那不是顾飞云长老吗?” 顾长溪眯着眼睛打量了片刻,“看起来家叔遇到了点困难,不如你们先去庆庄大会,我去看看情况去去就来。”曲长流笑道,“这重楼山庄境地,左右也出不了什么大事,没有顾兄在庆庄大会也不免无聊,索性跟你一同去看看,众位觉得如何?” 曲长流的建议得到了大家一致赞同,几人脚步一转来到那事发中心,只见顾长云在人群中,被一个年轻的少年紧紧抱住,那少年形容极其落魄,“我真的不认识你!你在不撒手我真的要不客气了!” 那长老被憋的脸红脖子粗,可大庭广众之下对这个少年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一时间僵持不下。顾长溪刚一到众人纷纷给他让出一条路,“二叔?”顾长云看到顾长溪后,急忙道,“呦可算来个熟人了,你快把这小子给我拖走,这小子有病!” 殷荃仔细看了看那少年,他身上的衣衫都已经破烂不堪,脸上也混合了些许污泥。头发更是脏乱不堪,到像是流浪许久的流浪汉。 “纯溪去帮帮二叔。”纯溪撅着嘴一脸不情愿,可无论怎么撕扯那个男孩儿,他都不肯撒手,眼见着纯溪就要一掌劈上那少年的天灵盖,殷荃实在看不下去了。 “住手!”众人把目光投向这个弱不禁风的书童,殷荃看向纯溪,傻笑了两声,“那个要不我试试?”那顾长云已经有些不耐烦,“这位小兄弟,他是个哑巴,估计脑子也有点问题,不使点手段他是不会松手的。” 纯溪犹豫的看向顾长溪,顾长溪微微颔首。纯溪回到顾长溪身边,殷荃走到那小男孩面前,她看到小男孩垂下了目光,更加紧紧的抱住顾长云了。 她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少年禁不住一阵瑟缩,多半是曾经被吓得不轻。 “别害怕我是来帮你的,他们也不会伤害你,你饿吗?”少年的眼神终于有一丝动容,缺依旧不语,殷荃从怀中掏出一个纸袋,“你看这核桃酥还是热的呢,要不要尝尝?”少年死死盯着那纸袋,“饿……饿……” 少年一开口立刻惊住了在场的人,顾长云也有些诧异,“他……他不是哑巴?”殷荃拿出一块糕点递给他,少年终于送开了对顾长云的钳制,一把扑向殷荃手中的糕点,头都埋在里面,吃的脸上头发上都是渣子。 殷荃看了有些心疼,顺了顺他的后背,顾长云看到他终于不再缠着自己算是长舒了一口气正打算离开,身后那个少年忽然慌了起来,又准备冲上去抱住顾长云,殷荃急忙拦住他。 “你不要担心你不用找他,我这里也有吃的。”那少年却慌了起来,“不……不……”殷荃皱眉,不停的安抚着他的后背,才让他平复下来,殷荃试探着问道,“你为什么不肯让他走?” “他是……他是……父……父……”“父亲?”少年拼命的点头。殷荃心头一沉,难不成让她赶上的还是一场狗血的亲子相认戏码?会不会太巧合了一点?此话一出引起了轩然大波,顾长溪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不可胡说,我二叔与二婶的感情一向极好,而且我二叔向来行事作风端正严谨的很,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殷荃看着反应过激的顾长溪心头一股邪火也冒了出来,她冷笑的看向顾长云,“既然顾长老行事作风端正,自然不怕有把柄,这少年我们自会好好安置就不劳你们费心了。” 殷荃搀扶起那个少年打算回去,那少年一把握住殷荃的手,“父……父……”殷荃拍了拍他的手,“傻孩子那不是你父亲,走跟我回家我会带你找到你真正的父亲!”那少年不住的摇头,从怀中拿出一枚戒指,这下就连顾长云的脸色都崩不住了。 曲长流意味深长的道,“这可是长老戒指,每个长老只有一枚……”顾长溪看向顾长云,“二叔你不是说你得戒指在十多年前执行任务的时候丢了吗?”顾长云涨红了脸,“这……这……”话音刚落,一个女子从人群中走出来,她一身藏青华服,头戴古朴发簪。 “你二叔的戒指的确是十多年前为了救我丢的,这孩子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就来冒充他的孩子,未免有些可笑。”顾长溪对那女子鞠了一躬,恭敬地道,“二婶好不是长溪信不过二叔,只是好奇罢了,既然二婶都这么说自然不会有错。” 那二婶看了眼殷荃,“既然这个少年与你有缘,你就把他带回家吧,重楼山庄是个讲理的地方这孩子我们不会亏待他。”三言两语就将原本有些失控的局面稳住,那顾长云也终于恢复如常,“长溪庆庄大会那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处理我就先走一步了。” 看着远去的顾长云少年不安的挣扎起来,殷荃死死的按住他,直到顾长云的身影远去,顾长溪对纯溪道,“纯溪将他带回家安置好,记住不可让任何人伤害他。”纯溪点头。 看着远去的少年,顾长溪和夏侯婴走在后面,两人借着集市的掩映说话声压的极低,“你给二叔送的这份见面礼不轻啊。”夏侯婴不语只是笑笑,殷荃却震惊的抬头,这个少年是夏侯婴找来的人? “顾兄我不过是可怜这孩子没了母亲,如果父亲再不收留他,你让他如何在这人世自处呢?”夏侯婴的目光灼灼,顾长溪笑了笑,“你说的也对,只是我这二婶可不是普通人你也见过了,我二婶可是当今皇后娘娘母亲的侄女,身份也算的上半个皇族,从她下手未免有些冒险了吧。” “不急这才刚刚开始,重楼山庄的热闹还在后面,你安心看好戏,我自然不会把你牵扯进来。”殷荃看着二人你来我往心头忽然有些别扭,在这些人面前天下人都不过是棋子,他们的喜怒哀乐就如此轻易的被操控着。 几人经过了这个小插曲后,打算不再游荡去庆庄大会,而是改乘坐马车,抵达庆庄大会的时候那里已经人生鼎沸,重楼山庄庄门大开,巍峨的大门上刻着古朴的文字,大门后是一处四四方方的院落,足有一千平米院落身后是悬崖峭壁,如此巧夺天工的设计简直让殷荃瞠目结舌。 这技术即便在现代恐怕也未必能达到,飞鸟在空中不时排成长队划过,这里将人与自然的设计达到了完美的融合,院内四周挂满了红灯笼,江湖上合派人士齐聚一堂,顾长溪带领几人一直超前走去,边走边介绍道,“这里是外围江湖人士聚集的地方,我们重楼山庄请来的客人可以进去到内围。” 几人来到悬崖处,只见雾蒙蒙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顾长溪走到悬崖边,从袖中射出一枚小巧的银镖,哧的一声打中一个金属,几人所在的地面下一根锁链爬了上来,殷荃心头不免感慨,这天下第一庄的名号果然不是白得的。 同时也感到两人这次来的任务恐怕不会简单,顾长溪将一瓶神奇的液体在空中一挥洒,空中的迷雾散去大半,众人脚下出现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吊桥。“这下面是万丈悬崖,请各位兄台务必留心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