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现金的棋牌吧

棋牌之家 2019-06-26

喜欢一个人有错吗?李瞳并不这样觉得,相反他更觉得这样的爱情更能表达这样的自己,他笔直的身体看起来似乎和从前没有多大的区别,唯一不同的是他的面孔沧桑许多,陆知青坐在李瞳的面前安静的看着他,这一瞬间让陆知青有一种突然回到了从前的错觉。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错的,但是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就是错的,但是李瞳还不知道自己的错,他的错就是太容易将自己的重心放错地方。 “真可怜。” 抬头李瞳的眼睛看着陆知青,陆知青的表情格外复杂,似笑非笑又有一丝丝的嘲讽。 李瞳咧开嘴苦笑了一声说:“是吗?我也知道。” 陆知青仍然笑着,淡淡的说:“我认识的李瞳不是这样的吧,从前我认识他的时候他一身的自信好像世界上的任何一件事情在李瞳的身上都不是事儿一样,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像个流浪街头的乞丐等待着别人的救赎。” “是啊”李瞳继续咧着嘴笑了笑:“我还真是可怜呢。” “警察说你因为蓄意谋杀所以要被处罚,可能要在这里坐个几年了,但是因为你母亲是赵之萌的缘故所以几天之后你就要出去了,与此同时我觉得你是又可怜又幸福,可怜,是因为你的失败,幸福是因为你有一个为了你连杀人都敢的妈,同时我也替你惋惜,因为你从这里出去之后即将失去一切。” 陆知青原本什么都不想做的,但是当陆知青看到了李瞳现在的模样和状态之后她决定,如果自己什么都没有了,也不要李隅变得一无所有,所以,她下了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决定,就是把李瞳所拥有的百分之九十攥在手里。 李瞳是个如同魔鬼一样存在的人,因为像魔鬼一样所以陆知青觉得根本没有别的原因能让她觉得可怜,第一次陆知青明白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 果然,老祖宗说的话都是正确的。 “你现在有什么想要说的吗?”陆知青毫无感情的问道:“如果没有什么要说的话,我就要让刘伶帮我处理李氏集团变更法人的事情了。” 李瞳继续笑了几下,苦涩的问道:“真绝情啊。” “那当然,对于你这种人不绝情又怎么能对得起广大人民群众呢。”陆知青抬头看着李瞳笑了起来:“有时候我真的很纳闷,你和李隅明明是亲兄弟为什么差异这么大,还是说一家里面总有一个人是不怀好意的。” “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掌握了我多少资料。”李瞳淡淡的问着陆知青。 “倒没有多少。”陆知青回答说:“只是刘律师的资料我这里都有备份而已,你知道的,刘律师这种做什么事情都给自己找一堆后路的人怎么可能什么都不保留的就离开了人间呢。” 李瞳看着陆知青,眼前的这个女人熟悉的面孔,从来都不曾靠近他从来也不曾让他靠近,就这样,没有理由的开始又没有理由的结束。对啊,为什么呢?为什么同样是亲兄弟同样是一个父亲教导的人,怎么就会出现这么大的差异呢,李瞳痴痴的笑着,无比可怜。 人生有很多的分岔路,每个人选择的不同,有的人的尽头是幸福而有的人的尽头是不幸,虽然李瞳也不知道现在他到底是幸福还是不幸,但是他比谁都明白的是,只要李瞳离开了这个捆绑住他的地方,出门就会变得一无所有。 陆知青看着李瞳,停留了一下对着李瞳说:“怎么样?害怕了吧?如果你害怕可以告诉我,我会把剩下的百分之十的东西都给你,但是前提是,李隅一定要主宰李氏集团。因为这是能给到李隅最好的补偿,你现在让他一无所有也应该给自己积点德了吧。” 李瞳反而低头笑了一下,他身上纵然穿着廉价的衣服却仍然能从骨子里看到他曾经的辉煌,也许是陆知青的缘故,也许是李瞳自己的缘故,他顿了一下笑着说:“把你想要做的都坐到我身上吧,我可以毫不顾忌的放手,但是,我不会放弃你的。” 反而这个时候陆志清不知道怎么样了,她开始皱着眉头,开始从心底里厌恶这个男人。 很多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一直等到自己接近危机的时候才知道这个人对自己是有多么的残忍,李瞳坐在现在的位置上才明白自己的人生原来还可以这样糟糕,但是在自己最糟糕的人生后面,他选择了独自消沉。 在黑暗的房子里,有的人看不到光明,有的人看不到前程,而李瞳看不到的只是自己的明天,他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地方也知道为什么要在那个地方,但是,却有些不肯心了。古时候的英雄好汉杀人狂魔真的能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李瞳不知道,他所知道的是心让他这样做,让他为了自己也为了周围的人这样做,仿佛一切都成了不一样的模样,仿佛,世界都要因为自己变的肮脏了。 走出看守所,陆知青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过,抬起头的时候,李隅早在马路对面依靠着车身等候多时的样子,他穿了一身休闲款的西装,白色的衬衣露在外面,他在阳光下面看起来是那样的安逸和俊朗。 看见陆知青,李隅伸伸手冲着她打招呼,陆知青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笑容甜美而文静。 她跑到李隅的面前一把环住他的腰,脸颊贴在李隅的胸口,仔细的,认真的听着李隅怦怦跳动的心脏:“真好。” 李隅有些没弄明白,稀里糊涂的问道:“怎么了?什么真好?” 陆知青将头伸进李隅的胸膛撒娇的说:“无时不刻看见你真好,总是能够感受到你在我身边真好,总是能感受到你的存在真好,很多时候我都在问自己,上辈子究竟做了什么好事这辈子能遇见你。” 李隅抱着陆知青不说话,他的脸上弥漫着幸福的笑容,阳光在他们的头顶上伴随着阵阵微风惬意无比。 人人都是一本书,人人都是一连串的故事,这些故事如同我们的生命一样接连不息,今天的成长,明天的逝去,都有自己的顺序,悲欢离合也是每个人需要经历的,没有人一生是平淡无奇,总有那么一瞬间会让当事人觉得,人生真的特别的美好。 每个人的生命之中都会有一个印记,当这些印记成为每个人心中刻骨铭心的时光的时候,人生就真的要为这些想要成为的人成为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陆知青突然觉得自己很向往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平淡无奇,没有大风大浪,一辈子算是碌碌无为也好,尽管这样她也会很开心,因为李隅在自己的身边,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崔莫还是一如既往的躺在病床上,不过医生说,他的状态已经好了很多了,伤口复原的很不错,所以醒过来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陆知青仍然每天都在医院里照顾崔莫,每天都是家里医院两头跑,虽然辛苦但是陆知青很享受现在的时光,每次看到躺在床上的崔莫陆知青都会想,如果当年自己的父亲躺在床上她也能够这样尽心尽力的照顾该多好啊。 可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如果。 李瞳让赵之萌放弃了上诉,按照法律的规程将自己关在了应该去的地方,赵之萌因为痛失李瞳每天浑浑噩噩的,李隅每次看见这样的赵之萌都有些不忍心,他远远的站在角落里看着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又满是悲戚的赵之萌,每次都觉得既痛快又心疼。 这个女人害了自己成为真正的孤儿,小的时候,李隅没有母亲却有父亲和李瞳,身后还跟着李麦穗这个跟屁虫,每次想起自己的悲惨人生李隅总会第一时间告诉自己,没关系,除了母亲之外他什么都有,纵然那时候赵之萌也是这样的不喜欢他,然而现在,对于李隅来说最珍贵的人都离开之后,只剩下陆知青一个人了。 淡淡的叹息一声,李隅慢慢的走到赵之萌的身旁,坐在她坐在的沙发上,望着远处刚刚好看见的全家福,李隅说:“这段时间我每天都在想,如果时光能够倒退该多好,这样,起码经理过这些的我们会知道什么才是最弥足珍贵的。” “回去又能怎么样,不回去又能怎么样。”赵之萌笑着,眼睛里满是哀伤:“你以为李瞳进去了我就会把你当成我的儿子?呵,别做梦了,你这样只会让我觉得你特别的卑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