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款棋牌游戏能赚钱

棋牌之家 2019-06-26

“曼夭,你并不会武艺,这清源山又是这么的危险,就在山脚下等着我回来吧,我上去找!” 从刚才的对话中知道了司徒曼夭明显是不相信楚逸轩的,但是因该不会怀疑自己把。 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虽然没有好到很深的程度,但是就凭着她当初启程的时候肯喊自己来,就说明了他对自己还是有些相信的! 司徒曼夭想了想,又抬起头看了一眼陡峭的清源山,一直在犹豫! 楚逸轩站在一边,虽然并没有看向两个人的放心,但是注意力却一直放在司徒曼夭的身上! 刚才他和冥烈提出了相同的要求,她二话不说就拒绝了!现在若是答应冥烈的要求的话!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男人! 呆在司徒曼夭的身边明明就是有目的的,还非要装出一副什么都不求的憨厚的样子! 司徒曼夭紧紧的拽着手上的图纸,想起了躺在床上的凌枫,最后坚定的看着冥烈:“谢谢你冥烈,不过我还是想亲自上去!” 如果她真的一个人呆在山脚下等的话,心,i不仅会着急,等到他们是那个人都离开,空无一人的时候,想必自己的心中一定会后悔的! “可是这清源山这么危险……” 冥烈没有想到司徒曼夭竟然想要上去,心中不免有些担心! 司徒曼夭笑着朝他摇摇头:“没有关系的,我小心一些就够了!” 她顿了顿,看似开玩笑般的继续说道:“再说了,不是还有你们吗,我相信我要是有了什么危险的话,你们肯定能……” 司徒曼夭的话还没有说完,楚逸轩慢慢悠悠的走到司徒曼夭的身边冷哼一声:“哼,谁保护你,你不是口口声声的说我会伤害你吗?” 司徒曼夭循着声音朝他看过去,虽然他的脸上依旧是一副不屑冷硬的表情,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他脸上的表情要比刚才好看了很多! 司徒曼夭执意要亲自上山,冥烈反对也没有用,而楚逸轩,相信即便冥烈不在,他和侍卫也足够可以保护好司徒曼夭,所以并没怎么反对! 一行人开始爬山。 司徒曼夭毕竟是一个女人,虽然说心里已经打定了注意,要亲自上山,但是第一次看见这样陡峭的山峰,心中难免还是会有些害怕! 当其他的三个人都在往上爬的时候,司徒曼夭站在那里没有动! 楚逸轩爬至几米处,左右张望了许久,并没有看见司徒曼夭的声音,当下额头上便冒出了细细的冷汗。 别是刚开始就出了什么意外吧? 最后看见司徒曼夭站在山脚下不懂的时候不由得嘲讽的笑出声,不是说了要自己爬的吗,不是说了信不过他的吗,她到时往上爬啊! 想归想,楚逸轩没有半点又遇到额回到山脚下,司徒曼夭看见楚逸轩又回到身边,脸上马上显现出一股窘迫和不耐。 “你又下来干什么?” 楚逸轩冷哼一声,看着司徒曼夭毫不留情的冷笑:“我不下来,难道就看着你一直站在这里发呆?” 司徒曼夭像是被人识破了心中的小秘密一般,脸忽然间就红了,她不过是有些恐高罢了。 其实说来也是奇怪,前世的时候,她身为杀手就很恐高,后来经过几次训练才好了不少,但是不知道现在为什么又会恐高! 楚逸轩自然是知道了司徒曼夭在害怕什么,但是却没有说破。 他东张西望的不知道在找些什么东西,司徒曼夭也懒的理他,站在原地看着冥烈和小侍卫的身影,想着法子让自己克服恐高。 忽然楚逸轩走过来了,司徒曼夭没有看他,楚逸轩没好气的伸出手撞了撞司徒曼夭的胳膊。 司徒曼夭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看着他的手上拿着藤条,司徒曼夭皱起眉头不解的看着楚逸轩:“干什么?” “绑在你的腰上!” 楚逸轩见司徒曼夭对自己总是这样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也没有好气的看着她,将手上的藤条往她手上一放:“让你绑在腰上你就绑在腰上吧,哪里来的这么多的废话!” 态度竟然这么的差! 司徒曼夭的脸色瞬间黑了,扭过头不去看楚逸轩:“你让我绑我就绑着,你以为我傻啊,谁知道你是不是在想着办法暗算我……” 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腰上传来一阵被勒紧的触感,司徒曼夭猛地低下头,之间楚逸轩不经过自己的同意,已经将藤条绑在自己的腰上了! 她下意识的就伸出手就想要群解开腰上的藤条,不满的看着楚逸轩:“楚逸轩,你到底在干什么?你神经病啊!” 楚逸轩手上的动作一顿,然后又狠狠的一拉,司徒曼夭只觉得腰被他勒的越加的紧了! “你这个女人怎么就总想着我会害你,难道我楚逸轩就没有做过什么对你好的事情吗?你怎么就这么的记仇呢!” 司徒曼夭也冷哼一声,没好气的看着他:“你当年做的事情这么的过分,让我怎么忘记,还说什么原谅,楚逸轩,我告诉你,凌枫一天不好,我们两个人就永远都势不两立!” 司徒曼夭的话刚说完,就听到身边传来冥烈的声音:“曼夭,你们在干什么?” 司徒曼夭怔对着楚逸轩发脾气,忽然听到了冥烈的声音,狠狠的吓了一跳,看着冥烈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楚逸轩听见冥烈的声音就知道是谁,根本就没有心情去看他,也没有理她,将藤条在司徒曼夭的腰上绑紧了之后,拉着司徒曼夭就走! 司徒曼夭低头看了一眼腰上的藤条,又看着藤条的另一端被楚逸轩绑在自己的腰上,忽然间就想到了什么。 难道…… 冥烈不满楚逸轩对司徒曼夭的态度,一直在对楚逸轩表达自己的不满,楚逸轩完全当做是耳旁风,完全没有理会,最后冥烈急了,一掌拍在楚逸轩的肩膀上! 虽然没有下很重的力道,但是因为楚逸轩没有任何的防备,整个人差点被打翻在地! 楚逸轩站稳了身体,咬牙切齿的扭头看着冥烈,话却是对司徒曼夭说的:“现在总不是我的错了吧!我总可以还手了吧!” 说完也不等司徒曼夭说话,就一掌朝冥烈挥过去! 司徒曼夭听到了楚逸轩的话,愣了一下,刚才楚逸轩的那番不做理会的举动,难道就是因为前些时间自己怪他的事情? 就在这短短的思考的时间,两个人又打了起来! 楚逸轩因为腰上的藤条和司徒曼夭绑在一起了,所以行动起来多有不便,使出了好几掌都没有打到冥烈! 司徒曼夭拦住楚逸轩:“别打了!” 楚逸轩没有想到这次明明是冥烈的错,司徒曼夭都会怪自己:“这次也是我的错?” “我知道不是你的错,但是我们现在主要的就是去找百草花,而不是在这里跟自己打打杀杀的,浪费时间!” 楚逸轩虽然没有再动手,但是眼中显然有不甘心,看着冥烈喘粗气! 司徒曼夭见他一副不听劝的样子,当下便低头去解腰上的藤条:“你们打吧,我自己爬!” 她其实不过是说说而已,楚逸轩却当真了,伸出手按住了司徒曼夭的手:“我们走!” 然后就不再管身后的冥烈,开始爬山! 采杏坐在门边刺绣,是时不时的看一眼凌枫! 或许是司徒曼夭离开时候的交代太过沉重了,她总是会担心自己没能够看好凌枫公子! 一旦他出了半点差错的话,不仅凌夫人会怪她,她的心里也会过不去的! 想到这里采杏靠在门边长长的叹了口气,这凌夫人都已经出去了好些时间了,到底要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啊! 现在还好,府里的夫人还不知道凌夫人离开的事情,要是她们一个个的都知道了凌夫人离开了轩王府,而凌枫公子却没有离开,也不知道会不会故意来青云阁找事儿! 想着想着采杏就觉得无聊了! 正清闲的紧,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轻骂声,采杏立刻皱起眉头。 可别真的是来什么就怕什么! 果然,骂声越来越近,最后采杏看到了小怜满身狼狈的走在最前面,朝这边走来,她的身后跟着几个人,采杏看了半天都没有看出到底是谁,直到几个人再走近了一些后才看清,原来是季雨晴! 采杏猛的站起来,在心里大呼不好! 这季雨晴上次来的时候就不怀好意,对她也是百般的刁难,不过好在后来凌夫人回来了,救了场! 可是现在该怎么办! 这一次凌夫人去了那么远的地方,怎么可能会在一瞬间就赶回来呢! 正想着,小怜和季雨晴几个人已经走到了青云阁的门口! 采杏狠狠的咬咬牙,迎上去看着季雨晴:“雨晴姑娘,您怎么又来了!” 季雨晴冷哼一声,看着此采杏的眼神清冷高傲的紧:“怎么,难道我就不可以来吗?” 采杏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这一次不会有司徒曼夭来撑场子,她自然是不能像之前那样不管不顾,连忙摇摇头:“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 季雨晴淡淡的哦了一声:“那你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