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棋牌游戏

棋牌之家 2019-06-26

这几天她人不舒服,几乎没有出门。吃饭也是胡乱凑合,有时候自己随便做一点,有时候就吃明皓轩送来的那些东西。 其实她的身体,已经很虚弱了。就像一根摇摇欲坠的浮萍,风一吹就能倒那种。 只是,凌瑶瑶自己还没有觉察到,只以为还是普通的感冒。 周五傍晚的时候,她依然像往常一样,病恹恹地靠在床上看书,突然听到有人敲门。 现在这屋子,陶文静搬走了,她和韩宇阳也断了来往,一般是没有人过来的。 凌瑶瑶有些奇怪,清了清干涩的嗓子问了句:“谁啊?” “瑶瑶,是我。”外面,传来一个熟识亲切的声音。 原来是苏扬,凌瑶瑶起身下床,走过去打开了大门。 “瑶瑶,你怎么样了?”一见到她,苏扬就关切地问道。 他因为这段时间太忙,平时和凌瑶瑶联系并不多。今天周末,他手中的事情也忙得差不多了,下班时便又专门到明华国际来接凌瑶瑶。可是,却并没有如愿见到心爱的女孩。 后来,他问了比较晚走出来的孟婷婷才知道,凌瑶瑶生病了,这几天都没有上班。 苏扬的心里不由懊悔不迭,暗自责怪自己这些日子对凌瑶瑶的关心真是太少了,赶紧开着车就过来了。 “我不要紧,休息了几天,感觉好多了。”凌瑶瑶尽量轻松自然地说着,然而她的脸色,却苍白憔悴得就像一朵失去水分的花瓣,声音也虚弱无力。 “我今天才刚知道你生病了。”苏扬一看凌瑶瑶的样子,就知道她不仅是在生病,而且病得肯定还很严重,越发愧疚不已:“对不起,瑶瑶,我来晚了。” “没事啊,我就是一点感冒,可能马上就好了……”凌瑶瑶强撑着精神对他笑了一下,想让他放心。 可是,她的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便感到眼前发黑,一阵天旋地转般的眩晕,人直挺挺地往后倒了过去。 苏扬一把扶住了她,急切地喊道:“瑶瑶!瑶瑶!你怎么了?快醒醒!” 然而,身体的极度虚弱以及精神上所面临的巨大压力,都让凌瑶瑶不堪重负。 这几天,也许她的生理和心理承受能力都达到了极限,在看到苏扬的这一刻,她突然就这么毫无预见地昏倒了。 苏扬心急如焚,急忙把她抱了起来,飞速驾车往医院驶去。 就近来到了一家私立医院,医生给凌瑶瑶做了一番详细的检查,对焦虑不安等在一边的苏扬说道:“你女朋友是因为缺乏营养引起的低血糖,造成了暂时性昏迷,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哦。”苏扬轻轻舒了一口气,问道:“那应该怎么治疗?她什么时候能醒?” “以后只要注意一点,加强营养和适当锻炼,就应该不要紧。”医生公事公办地说:“今天就先给她输两瓶营养液,观察一下再看吧。” “好的,医生,谢谢您了。”苏扬答应着说。 医生一边让护士去准备输液的药品,一边又语重心长地说了句:“小伙子,你也太不注意了。你女朋友现在怀着身孕,应该多给她做些好吃的,你怎么能让她的营养这么差呢?” “怀着身孕?”苏扬顿时愣住了,脸上充满了不敢置信的愕然和震惊。这个情况,是他完全所不能料想到的。 “是啊,都已经两个多月了,所以我现在不能给她用别的药,就打一下营养针算了。”医生看了他一眼,蹙了蹙眉头问道:“你不会还不知道吧?你们是夫妻还是情侣?” “呃……是情侣,不过马上就要结婚了。”苏扬的脸色有点发红,又低声加了一句:“她没有告诉我她怀孕了。” “你们年轻人就是这么大意,我就见过有的小姑娘怀孕几个月自己还不知道的。”那位医生慨叹十足地摇摇头,好心好意地交代着说:“现在知道了,回去了你就好好照顾她。平时多给她煨些鸡汤骨头汤喝,让她保持心情开朗,不要做剧烈运动。怀孕早期是最要注意了的,稍不留神就容易造成流产。” “嗯嗯,我会的。”苏扬连连点着头,心底,却五味陈杂,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医生开的营养液果然有效,输了不大一会儿,凌瑶瑶就缓缓张开了眼睛,苏醒过来。 看到周围一片白色的世界,她登时明白,自己又住进了医院。 再一转头,见到苏扬正坐在她的床边。 凌瑶瑶轻轻动了动,小声地说:“苏扬,你怎么把我送医院了……” “瑶瑶,你醒了。”苏扬见她苏醒得这么快,心里一阵惊喜,挑挑眉梢说道:“你都在我面前昏过去了,我能不送你到医院吗?” 凌瑶瑶回想起这几天一个人关在家中过的那种黯淡无光的生活,微微叹了口气说:“谢谢你。” “病了就别说这些话,你先把自己身体养好。”苏扬云淡风轻地说。 凌瑶瑶想了想问:“医生说我是什么病?” “说你没事,就是以后要注意休息和营养。”苏扬对她宽慰地笑了笑。 听说自己没事,凌瑶瑶很是欣慰,苍白瘦削的脸容上有了一丝从前那种天真的笑意:“我就知道我的身体很好,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唉,身体再好,你也不能不当一回事瞎折腾啊。”苏扬想起刚才医生说的那番话,情不自禁地叹息了一声。 “我没有瞎折腾啊,这次昏倒只是偶然。”凌瑶瑶不以为然地说,想要起身坐起来。 苏扬扶着她靠着床头坐好,没有再同她争辩。 看着挂在床边正一滴一滴往自己身体里输送的药水,凌瑶瑶忽然想起了腹中的胎儿,脸色倏地一下就变了,急忙问道:“苏扬,这是给我打的什么针?” “医生说是加强营养的。”苏扬坦坦然然地说。 “啊?不会加了别的药吧?”凌瑶瑶咬紧了嘴唇,心中惊慌不已,懊恼万分:“见鬼,我现在不能用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