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牌游戏送三块

棋牌之家 2019-06-26

就唐朵朵的这一声吼,顿时让一众人全部都愣在了原地。   确切的说,全部都傻了。   “朵朵,你这是……”   欧老爷子倒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毕竟说起来,人家才是小两口。   小两口之间这有什么争执,那也是可以理解的。   人最怕的,不就是在两口子吵架的时候,有旁人掺和而会让人越发的烦躁,然后愤怒么?   不过很显然此时唐朵朵的情况有些不一样,明显的就是各种的暴躁情绪综合在一起,总的说来,那都是不符合唐朵朵的性格的,这就难免的会让人的心里感觉到有些好奇了。   而唐朵朵却始终都不说话,在吼完了欧爵之后,侧着身,尽量的让自己不要去面对欧爵。   而唐朵朵这样,则是让所有人都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了。   欧妈妈看了一眼欧老爷子,最后还是小声的说道:“爸……”   然后冲着欧老爷子摇头。   这小两口究竟是咋回事儿,谁也不知道。   可是就看唐朵朵跟欧爵两个人现在这样,他们也着实的是没有必要留下来,因为会更加的尴尬的。   欧老爷子蹙眉,最终没有办法,还是点了点头,准备离去。   但是却仍旧是要告诫 一番欧爵的。   “你跟我过来。”   这会儿倒是想起自己的儿子了,刚刚太着急,那完全就是已经把欧爵给扔一边儿去了。   欧爵转头看了一眼父亲,点了点头。   又不放心的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唐朵朵,叹了一口气,吩咐护工说道:“把夫人推回去吧,小心些,知道么?”   其实这些那完全就是没有任何必要说的,毕竟人家护工可是更加的有经验呢。   欧老爷子拄着拐杖往前走,欧妈妈搀扶着,随后跟着欧爵。   等拐了弯儿,来到了相对来说算是安静的地方了,欧老爷子转身,便是要教育,随即看到正面迎来的欧爵之时,忍不住瞪大了双眼!一口老血哽在喉咙处,差点儿没被噎死!   欧妈妈恰好也在这个时候转头,随即看了一眼欧爵,吸了一口冷气。   很显然,他们这都是被吓到了。   但是欧爵却是一点儿都不自觉的。   甚至可以说,他完全就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了。   “爸,你们……怎么了?”   饶是他在外面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坚强的人,被外面那么多的人而所感到害怕,但是在欧老爷子眼里,那就是自己的儿子,甭管怎么样。   欧爵看老爷子跟大嫂都盯着自己,一副跟见了鬼似的模样,很是不理解,也很是不明白。   他们这究竟是怎么了?   欧老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抬起手,手指都在颤抖着。   “你……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   别说手是颤抖的了,就连声音,那也是因为被气的不轻而颤抖了起来。   欧爵自始至终都没有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   老爷子问昨天他干啥了?   蹙眉。   “我昨天在酒吧了。”   说起这个,便是忍不住的揉了揉头,早晨因为接到电话就急忙的赶了过来,都把自己的头疼给忘记了,这会儿又疼上了。   他倒也是没撒谎,昨天也的确是真的在酒吧了。   不过就是把细节什么的给忽略了,因为在欧爵看来,这些完全就是没有必要说的。   但是他不说,欧老爷子跟欧妈妈也已经是猜到了。   说实话,那一瞬间这心里啊,也真的是五味杂全的!   欧家的男人们,别看一个个在事业上是风生水起的,但是在人品方面那都是可以保证的!   就婚外情,潜规则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是坚决不允许出现在欧家的!   但是这会儿,欧爵是不是就开了先例?   “怪不得!怪不得啊!”   欧老爷子被气的,反反复复的,也就只能是说这几个字了!   欧爵蹙眉,没明白欧老爷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了。   一瞬间瞧着就好像是疯了似的呢?   他不明所以的看向大嫂,而欧妈妈却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老二,你昨晚就去酒吧喝酒了?没再做别的出格事儿么?”   “你还问他那些干啥?那证据都在呢!就差戳他脸上了!怪不得朵朵说看了他恶心!我看了他也恶心!”   这一番话,说的还真的是扎人心窝子啊!   欧爵楞了一下。   “爸,你究竟在说什么!”   一个两个的就这么挤兑他,他也没啥说的,但是能不能把话给说的明白了? 他本身最近事儿就多,现在还在忍着脾气耐心的等着欧老爷子说话,结果欧老爷子上来就开始挤兑他,这是为啥啊?   欧妈妈无奈的谈了一口气。   “老二啊,偷吃你也要记得擦嘴巴啊?你怎么就不想着换一身衣服再过来?你看看你衣领上叠着的口红印子!就差帖脸上了!你说朵朵看了会怎么样?”   欧爵原本 还是有有些不服气,甚至可以说是心烦气躁的呢。   听了欧妈妈的话之后,顿时楞了一下,随即不敢置信的低头看向自己的衣领。   然后,整个人傻了!   正如欧妈妈所说,那衣领上叠叠层层的,全部都是鲜红的口红印子!   欧爵急忙抬起头,一个大男人,却是在这一瞬间急的浑身都冒汗了!   “不是……爸你听我说,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朵朵的事儿!我昨天喝多了,我……我不记得了……”   男人,是不是在喝醉了酒,出了轨之后都喜欢说这一番话?   都会说我不记得了,我忘记了等等……   而欧老爷子却是叹了一口气,眼神中,全部都是对欧爵的失望。   “老二,我一直以为,你是最让我省心的,也是最不需要我惦记的一个人,但是没想到……”   但是没想到,这一次又一次的,就他身上的事儿最多!   你说你没有?   还来了一句不记得了,这话谁会信?   反正欧老爷子是不信的。   想必唐朵朵也是不会相信的。   “你媳妇儿那里,你自己看着办吧,我管不了你了,我也不管了,左右都是自己自己的日子,过的好坏,且看你自己的了!”   说完,欧老爷子就好像是霎时间老了十岁一样,直接转身,佝偻着身子就离开了。   欧妈妈有心说两句,但是那是自己的小叔子而不是儿子,他能说什么?   无奈的也跟着叹了一口气,转身急忙的追着欧老爷子离开了。   只留下欧爵一个人,傻愣愣的,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他没有想过那么多,也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自己的身上竟然会出现这种东西!   说到底,他还是对自己太过的自信了。   若是说刚刚的时候还不明白为何唐朵朵那么的排斥,那么的厌恶自己,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   欧爵狠狠的攥着自己的双拳!   竟然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欧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拿出手机,让黄子轩立刻,马上的给他送来一套干净的衣服。   黄子轩接了电话之后,还忍不住的有些呆愣。   没明白是咋回事儿。   不过一个好的员工便是要无条件的服从领导的安排,所以黄子轩当下也急忙的开车去了欧爵的公寓。   等黄子轩送来了衣服,再等欧爵穿戴妥当之后,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黄子轩看着旧衣服领口上的唇印,忍不住的抽了抽嘴角。   “欧总,你刚刚就穿着这身儿来的医院?”   他可没认为自己说这番话那是有那里在刺激他们家老板了。   毕竟欧爵已经做出了这种事儿了啊。   不过心里却还是忍不住的在啧啧出声。   “不过我还真的是挺佩服您的,夫人呢?就没下床挠你?”   反正这事儿要是搁在黄子轩那里,那他反正是废了.   而欧爵原本就有一肚子的怒气发不出来,这会儿看到黄子轩还一个劲儿的在说风凉话,顿时眼风就跟刀子似的扫着他。   若是眼光能杀死人的话,那么黄子轩这会儿尸体可能都凉了。   黄子轩也是一个见好就收的,眼见着已经奚落完了,再多说的话,就真的是保不齐小明就此交代在这里了,所以便直接溜了。   黄子轩走了,欧爵一个人站在唐朵朵的病房门前,就忐忑了。   说实话,这会儿,他也完全就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从来都没有想过,事情会发生这样戏剧性的变化。   跟唐朵朵夫妻这么长时间了,欧爵还是很了解唐朵朵的,那是那种眼底里容不得一丝一毫沙子的人,而今天他发生了这件事情,你别说这事儿是真是假。   最起码那口红印子是骗不了人的。   欧爵现在不敢开门进去,也同样是怕再次看到唐朵朵看向自己时那厌恶的目光。   那几乎可以说,比刀子割在他的身上,还让他感觉到难受呢。   最终,欧爵还是下定了决心,开门走了进去。   唐朵朵就这么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听见敲门声的时候,睁开眼看了一下,在看到是欧爵的时候,很是彻底的就直接闭上了眼睛。   唐朵朵的意味很明显,眼不见为净。   不然会觉得恶心。   而这就好似是无形的给了欧爵一刀一样。   他慢步走上前,站在了唐朵朵的床前。   “朵朵……”   “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