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斗地主两副牌 单机

棋牌之家 2019-06-26

凌霄墨坐在床边看着熟睡着的少女面色一沉,他不是个经受不住诱惑的人,可刚才面对苏小夏的时候怎么就……。 想起苏小夏刚才的表现,凌霄墨自然知道她是个单纯的如白纸一般的女孩。 幸好自己及时唤醒了残存的理智,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可就这样凌霄墨也可以预见苏小夏醒来后会有怎样的表现,不禁眉心一拧伸出修长的手指揉了揉涨疼的太阳穴。 就在他头疼万分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凌霄墨怕铃声吵到苏小夏连忙按下接听键。 与此同时深邃的星眸微微一瞥,虽然自己动作迅速但还是惹着床上的少女不满的撅着樱唇嘟囔了一声,然后翻了个身抱着蓬松的枕头蹭了蹭继续睡了过去。 “说。”凌霄墨看着全然不知的苏小夏不由的露出一个浅笑,然后压低了本就低沉的声音,长腿一迈迅速的走到外间的会客室。 “凌总,那些混混招认是带苏小姐去迷鹿的那个女人指使他们的。”保镖用最简洁准确的语言汇报调查的结果。 “那个女人呢。”凌霄墨幽深的眼眸一凛,语气中夹带阴寒。 “已经控制住了,但她是苏小姐的朋友我们不敢贸然审问。”保镖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声音不由的脊背发凉,他们跟着老板这么久处理过不少事件,但让老板这么上心的这还是第一次。 “先把人看住,剩下的我来处理。” “是。” 凌霄墨挂了电话并不打算回到卧室,慢条斯理的走到一旁的真皮沙发上坐下闭目养神。 苏小夏平时睡觉都非常的死,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的忽然醒了。她迷糊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灯光昏暗暧昧的房间。 床头灯怎么这么暗?明天叫老爸来看看是不是坏了。 疼! 苏小夏只是微微的动了动就觉得头疼难忍,也顾不上关灯就想把自己埋进被子里继续睡。 等等…… 苏小夏半睁着眼呆滞的看着盖在身上的被子,瞬间清醒了过来。 雾草!这是哪里?? 她坐起身环顾这间暗色调为主,装修风格简约硬朗又不失奢华的房间。 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自己的卧室! 苏小夏警觉的想到了什么,然后紧张的小手哆哆嗦嗦的掀开了裹在身上的被子。 “啊……!” 浅眠的凌霄墨听见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闭着的眉眼直接皱了起来。有这动静就说明,卧室里的大麻烦醒了。随即无奈的叹了口气,睁开了眼走了进去。 “凌霄墨!你这个混蛋!臭流氓!不要脸!下流!无耻!” 苏小夏一见屋外走进来的那个英俊挺拔的身影,就抱着被子把自己卷起来缩到床头。 愤怒又警觉地看着步步靠近的凌霄墨,把混沌的脑子里能想到骂人的词全倒了出来。 “我是不是该让你想起来到底谁才是下流无耻的那一个?”凌霄墨嘴角轻钩的坐在床边,不客气的挑起苏小夏的下巴,幽深如古潭的眼似笑非笑的对了上去。 “我……你…想干什么……”苏小夏被那个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的心虚,杏目圆睁装腔作势的瞪了回去。 其实在看见凌霄墨的那一刻,苏小夏就想起了之前的一些片段。 她记得自己和盛晴晴在迷鹿被混混骚扰,然后凌霄墨出现救了自己,然后自己缠……着…… “啊……” 难道真的是自己对他做了什么?苏小夏嘴角抽搐了一下,情绪萎靡的忘记了反抗。 “怎么?想起来了?”凌霄墨一脸戏虐的挑了挑眉。 “就……就算是我主动的怎样,那也是我喝多了!乘人之危的也不是什么好人!”苏小夏一听凌霄墨语气里的嘲讽,不甘示弱的仰起头。 这人怎么这么过分!明明是他占了便宜,还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凌霄墨哼笑了一声,早知道这女人强词夺理的功夫这么登峰造极,刚才就该真的“乘人之危”把事给办了。 “是吗?” “当然!”苏小夏看着意味不明的凌霄墨,更加的气不打一处来。 凌霄墨只觉得好笑,长眉一扬松开了勾着苏小夏的手。 苏小夏看着正要离开的凌霄墨,自然认为他默认了自己的流氓行为,不由的挺了挺胸以示自己的胜利。 然而她全然没有意识到因为自己的动作而滑落的被子,还得意洋洋的对着凌霄墨嗤之以鼻孔。 凌霄墨对苏小夏幼稚的行为感到无奈,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对男人有着什么样的诱惑力吗? 微眯的眼虽然舍不得离开这无限春光,但还是轻咳了一声以示提醒。 苏小夏这才意识到凌霄墨眼里的异样,顺着他的眼神往下看…… “出去!”苏小夏脑子一懵,白皙的脸颊瞬间通红,她一手捞起被子一手抓起一旁的枕头就砸了过去。 今天真是倒霉透顶了! 和盛晴晴去酒吧遇见流氓就算了,结果自己还被凌霄墨那个混蛋给…… 啊! 苏小夏暴躁的抓了抓头,这让她以后怎么面对林渊学长! 一想到这里不由的鼻子一酸,娇媚的大眼泛起了泪花。 学长一定不是那种浅薄的人! 等等! 她被凌霄墨带到了这里,那盛晴晴呢?她不会…… 晴晴不会有事的! 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凌霄墨,希望他在带走自己的同时把盛晴晴也救了出来。 如果盛晴晴因为救自己而出了意外,她肯定会内疚一辈子。 “那个!凌霄墨!”苏小夏没有听见关门声,所以肯定凌霄墨还在这间房里,于是乎放软了声调讨好的对着屋外喊了一声。 “怎么?” 苏小夏看着那人悠闲的靠在隔断门上就觉得不爽,但又有求于人不得不忍气吞声。 “你有没有看见我朋友?” “你是说她?”凌霄墨一听苏小夏的疑问,原本舒缓的神情又凝结了起来。 他拿起一旁的遥控器对着空白的墙面一按,墙面上出现了一个画面。 画面中盛晴晴抱着膝盖坐在一张双人床上,一张娇俏的小脸哭的梨花带雨。 看房间的布置应该也是宾馆,但布置简陋不如苏小夏待得这间的万分之一。 “晴晴!” 苏小夏看着画面中的盛晴晴不由的喊出声。 “夏夏?夏夏是你吗?”盛晴晴听见苏小夏的声音,连忙抬起头四处寻找,但很可惜她什么也没找到。 “是我!晴晴你还好吗?” “我没事,夏夏你还好吗?他们有没有对你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