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扑克高手介绍

棋牌之家 2019-06-26

唐豆豆一想:也对,反正也浪费不了几分钟。他重启电脑后把至尊魔力卡上的网址输入搜索栏,页面跳转后,跳出一个账号输入框,填好后进入验证环节。 页面再次跳转,出现一个黑色的网页。很快,从网页中间跳出一行白色的大字:请大声喊出您想去的地方吧!在白色字体的旁边有一个十秒钟的倒计时器,时间在快速跳动。 唐豆豆愣了一下,问:“这是什么情况啊?” 丹墨说:“好像还需要我们把想去的地方大声喊出来,可是不行啊,那样会吵醒你妈的。” 倒计时器已经从“10”跳动至“0”。 白色的字体开始扭曲变形并慢慢旋转起来,整个页面设计得非常形象,画面扭曲而产生的折痕很有层次感。 唐豆豆忍不住用手去抚摸显示屏,意外地发现显示屏随着画面正在扭曲变形,吓得他惊叫起来:“虫虫,这……这不对啊……” 丹墨也发觉到了,颤声说:“这……这是幻像。” 网页扭曲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幅度也越来越大,终于突破显示屏,形成一个快速旋转的旋涡,产生了强劲的气流,书房中的台灯、书本、笔筒等统统被气流吸了进去。 丹墨吓得六神无主,叫着:“豆……豆……怎么办?” 唐豆豆也吓坏了,他从没见过这么诡异的事,大脑中只想着一件事:快把电脑关了,别让爸妈知道。哪知道他的手一探入旋转的气流之中整条手臂立刻被旋涡吸住,不但触摸不到手提电脑,甚至想缩手回来都已经不可能,急得大叫:“虫虫,快……快拉我一把!” 丹墨早已吓得没了主意,听到唐豆豆呼救,本能地抓住他的衣服。哪知道手指一触碰到唐豆豆的身体就感觉他的身上有一股无比强劲的黏性,牢牢地黏住自己的手掌,顿时吓得魂飞天外,除了跺脚连叫都叫不出声来了。 唐豆豆和丹墨就像两只不小心陷入蜘蛛网的小飞虫,使出浑身的力气拼命挣扎,反而越陷越深,终于被旋涡整个吞没。 四周一片乌黑,浓稠得仿佛是化不开的黑漆。唐豆豆感觉自己像被丢进了滚筒洗衣机一样,随着气流快速旋转,转得他头昏脑涨,无比难受,心中却想:这回完了,想不出名都难了,玩电脑玩到尸骨无存,肯定会成为本年度最吸人眼球的新闻。忽然感觉衣服被人拉了一把,反过手去一摸,发现后腰处的衣服上抓着一只手,连忙紧紧抓住,大叫:“虫虫,是你吗?” 他说出的声音被气流吹散,也不知道后面的丹墨有没有听到,反正他得不到半点回音。正当他不知怎么办时,忽然感觉浑身一轻,那股缠绕在身体四周的气流突然消失了,他们就像在几十层高的楼顶一脚踏空,急速坠落,吓得两人都尖声怪叫起来。 “嘭、嘭”两声巨响,唐豆豆和丹墨重重地掉在一大片厚厚的草坪上,双双被摔得七荤八素。 过了好半天,唐豆豆翻了个身,一边揉着屁股一边挣扎着爬起身来,说:“虫虫,快帮我看看,我的屁股是不是开花了?痛死我了。” 丹墨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向大脑传递着痛感,只要稍微动一下就痛彻心扉,哪里还顾得上唐豆豆,说:“就算你的屁股能开花,开出来的花也一定是臭的,我才不看呢。我……我痛得想哭……” 又过了一阵,两人身上的痛感才有所减轻,唐豆豆挣扎着站起身来,并拉了丹墨一把,说:“快看看这是什么地方,黑得连鬼影子也看不到一个。” 丹墨吓了一跳,颤声说:“不……不许说鬼,我最怕鬼了。” 两人的眼睛渐渐适应黑暗后,模模糊糊地反而能看到一些东西,四周到处是大团大团的阴影,仿佛是成片的树木。 两人试着往前走出一段路后,草地上出现一条白色的水泥小路。站在路中央,两人迷惘起来,不知该走向哪一头? 四周阴风习习,阴森森,丹墨战战兢兢地说:“这是什么地方啊?没有一点光,也没有一点声响,静得太可怕了。” 唐豆豆竖起耳朵听了一阵,说:“不对,有声音,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叫喊。” 丹墨竖起耳朵仔细一听,果然,徐徐夜风中传来丝丝缕缕的声音,并正在向着他们这边移动。 两人迎着声音往前走,走出没多远,就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喊:“回家吧——孩子——回家吧……” 一个苍老而又断断续续的声音渐渐地变得清晰,似乎喊话的人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听上去支离破碎,让人忍不住担心会随时中止。 两人的心又悬了起来,丹墨哆嗦着问:“是……是人还是鬼啊?怎么听上去一点生气也没有……” 终于,夜色一分,一条白色人影晃晃悠悠忽高忽低鬼影般慢慢地出现在唐豆豆和丹墨的面前,让他俩的心都惊得颤抖起来。 丹墨已经紧张得连站也站不住了,若不是唐豆豆扶着他,他早已经瘫倒在地上。 白色幽灵在他俩身前稍稍停顿了一下,把脑袋探到唐豆豆的面前,用略显缓慢的语调说:“回家吧,孩子,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回家吧,孩子——”说到最后一个“孩子”时,白色幽灵从唐豆豆和丹墨身前缓步而过,语调又恢复了之前的老调调,长而飘忽不定。 唐豆豆发现白色幽灵说话时口气喷到他的脸上可以感觉到丝丝暖意,马上断定这个白色幽灵不是什么鬼魂,心中的恐惧感顿时就没了,连忙大叫了一声:“老爷爷,请等一下,我有话要问您!” 丹墨也发现白色人影不是幽灵,恐惧感明显减弱,站直了身体小声说:“豆豆,他好像不是鬼!” 白色人影停下脚步,唐豆豆和丹墨也终于看清了,他其实是位穿着白色衣服的老头,身形佝偻,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因为腿脚不便,手中拄着一根拐棍,拐棍着地的一头包着铁皮,所以他每走一步身形就颠簸一下,同时发出一声金属撞击声。 他转过身面对着唐豆豆,问:“你想问什么?” 唐豆豆问:“请问老爷爷,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白衣老头说:“这里是虚拟世界,你们不知道吗?你们被电脑中的恶意程序吸了进来,已经被电脑黑客所控制,只怕一时半会儿回不去现实世界,见不到你们的父母家人。” “啊?”唐豆豆和丹墨都被吓了一跳。 “我们怎么到了虚拟世界中?是谁害了我们?要是被我妈知道,那我就死定了。”唐豆豆急得叫了起来。 白衣老头说:“电脑黑客虽然可恶,不过,你们能被他虏获关键原因还是在于你们自己。你们整天沉迷网络,导致身体素质下降,神情恍惚,说得难听一些就是和行尸走肉差不多……” 唐豆豆可不想听他说教,再问:“老爷爷,我现在只想知道是谁吸我们进来的,要怎么样才能回到现实世界中去?” 白衣老头说:“这个我也不能确定。不过,既然你们出现在这里,估计和大怪脱不了干系。” “大怪?”唐豆豆和丹墨大吃一惊。 唐豆豆说:“大……大怪,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名字?他是什么东西?” 白衣老头问:“你们不知道大怪,总该听说过无忧城吧?” 丹墨说:“我知道,无忧城是个游戏网站,上线不到半年,特别受中小学生的欢迎,目前注册会员已经超过一万。我们班上的女同学花蝴蝶几乎每天都在宣传无忧城中的新鲜玩意。” 丹墨的爸爸是位学者,学富五车,家中藏书的种类据说比新华书店还要齐全。丹墨从小在他爸爸的严格要求下,博览群书,练就了过目不忘的本领,凡是他看过或听过的人和事,都能牢牢地记在脑海里。 可惜的是,他的这个特长就像内存卡一样,只能把他看过的书死记硬背在大脑里,并不能领悟透彻,表现在他的学习上就是数学成绩不理想,才想着要和唐豆豆一起去偷数学竞赛试题。 白衣老头说:“大怪就是无忧城的创始人。无忧城表面上是游戏网,其实是个人偶网站,大怪是位超级大黑客,网民进城玩他的游戏时他就偷偷地把病毒植入对方的计算机内,从此受他的控制。大怪最喜欢在午夜出没,迷惑半夜三更还在上网的未成年人,尤其是你们这样的小学生,现在他的无忧城中关着几千名少男少女。少年们受他迫害,却不知道他的可怕之处,反而对他心悦诚服,甚至顶礼膜拜,觉得他比自己的父母还要好。我的儿子也在里面,怎么叫也叫不回来……”说到心酸处,白衣老头老泪纵横。 “你刚才就是在呼唤你的孩子吗?老爷爷,难道就不能冲进城去揭穿大怪的真面目把你的孩子救出来吗?”唐豆豆小心翼翼地问。 白衣老头摇着头说:“没有用的,大怪把无忧城打造得比铜墙铁壁还要坚固,我攻了几次都被他打得大败而逃。你们一直叫我老爷爷,可是你们知不知道,我四十岁都不到啊!” 黑侠进行时 豆豆:有两个杯子,里面分别装着两种不同的液体,它们无色无味,不能相互混合并且比重不同。只知道其中一种液体是水,现在让我分辨出哪个杯子里装的是水,又不能亲自品尝,我该要怎么分辨呢? 答案在后面一页(你还能想到其他办法吗?) 【让别人去品尝。】【往杯子里加入几滴水,能混合的就是水,不能混合的就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