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泡泡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棋牌之家 2019-06-26

欧晓与南煜出了皇宫直接就来到了柳谚真所说的那件=间茶楼,茶楼上下分为三层位于京城最热闹的大街上,但是很奇怪的是这间茶楼的人却不多。 南煜不经意的看了一圈周围调侃道,“在京城最热闹的大街开联络点,也算是有胆子。” “你什么意思啊,人家光明正大的好不好。” 南煜漠然的看了一眼欧晓,“反正在你的眼睛里,他永远都是对的。” 欧晓撇撇嘴,说实话她的意识里的确是那么认为的,只是被南煜说中了心事也不想承认而已。 欧晓不去看他自顾自的走进了,有些稍显冷清的茶楼里,正对大门的就是一个柜台,里面有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人正在里面一边敲打着算盘一边记录着什么。 欧晓走了过去,“请问你是这儿的掌柜么?” 五十多岁的人老人家抬起头,“请问…姑娘和公子是喝茶么?” 欧晓从怀中掏出了玉佩放到了那人的面前,“告诉楼主,我有事找他。” 那老者一看到玉佩眼睛了闪过一种不自觉的恭敬,“请问小姐你是…” “我姓宋,老人家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他。” “原来是宋小姐,要是可以的话明日这个时候还在这儿。” 欧晓看了一眼南煜点了点头,“好,明日这个时辰我再来。” 约好了时间欧晓和南煜离开了茶楼,欧晓半开玩笑道,“没有看见我师父,是不是很失望啊。” 南煜浅淡的笑了笑,“又不是没见过,有什么好失望的。” “你见过我师父?”这倒让欧晓感到很好奇,“你们认识么?怎么认识的?说给我听听。” 南煜淡漠的看了欧晓一眼,不说话似乎不想理她的样子。 欧晓一下子就拉住了南煜的袖子,“哎哎,你别不说话嘛,说给我听听啊我好想知道呀。” 京城大街上,一个面冷翩然的男子走在前面后拉一个俏丽爽朗的姑娘紧紧的拉着他的袖子,这样的画面让不少路人驻足。 欧晓全然不顾周围人的眼光,一副你不说我不放的驾驶,南煜被那么多人盯着看显然脸色很不好看。 最后南煜还是拗不过死皮赖脸的欧晓,停下了脚步冷冷的命令道,“放手!” 欧晓不怕死道,“你先答应告诉我,我就放。” 南煜吸了口气像是在压抑着怒火,“我会说的,你先放手。” 欧晓想了想放开了手,两只手还在空中晃了晃,“你说吧,我放了。” 南煜冷眼扫了一圈周围的人,随后拉起欧晓就往前面走,周围看热闹的人不由得觉得这是一对情侣在那儿打情骂俏,谁有没有察觉到人群中一道别样的视线。 南煜拉着欧晓往前走了一大段,看到没有人盯着他们了放开了欧晓,“见过脸皮厚的,也知道你脸皮很厚却没想到居然厚道这种程度。” 欧晓无所谓道,“你说吧你尽管说好了,反正我是一天到晚不是被你骂蠢就是被骂笨的,多一个项目也不是个坏事。” 南煜看着欧晓伸手一把就捏住了她的脸颊,像是惩罚一样捏的非常用力,欧晓根本没想到他会捏自己的脸,吃痛的拍着他的手。 “喂喂!别捏了,你干什么呀!”欧晓眼睛一转,“你快放手,我要流口水了!” 果然,南煜一听就松开了手,“宋元儿,你今年几岁了?” 欧晓下意识道,“二十……”一想不对立马改口,“额…二十还差四岁。” “你也知道你的年纪,我还以为你已经蠢的不记得了。”南煜嘲讽道,“说你是孩子,你还真就幼稚到这种地步了?” 欧晓小声的嘀咕道,“我本来年纪就不大么……” 南煜拍了拍欧晓的头,“十六岁都已经是出嫁的年纪了,是在家相夫教子的年纪了。” 欧晓奇怪道,“我又不要嫁人干嘛突然说这些的,再说了…你什么时候变的那么爱罗嗦了,说的话跟我姐姐变得一样起来了。” “你……” “哎呀,你别扯这些了,快跟我说说你是怎么知道我师父的,你们是不是认识。”欧两眼发光的看着南煜,眼睛里充满了期待。 南煜无奈的叹了口气缓缓解释道,“云海楼怎么说都有将近百年的历史了,因为是江湖所以很多事情朝廷不便去管,但也会关注着他们的动向以免闹出太大的动静出来,我们关注着他们,他们自然也会关注着我们,相互防备罢了。” “原来是这样,你这么解释倒也不难理解。”欧晓想想有些无趣了,“我还以为你们之间有什么故事可以听呢,原来只是这样啊。” 南煜似笑非笑道,“怎么,现在失望的变成你了。” 欧晓撇嘴,“为什么你那么说?” “你不是喜欢他么。”南煜一针见血的就说出了欧晓的心事。 欧晓很吃惊也很意外有些慌乱声音越来越小,“你…我…我哪有…” “小孩子的心思还是很好猜的。” 说到欧晓对柳谚真的感情,欧晓其实自己都不是很清楚,说喜欢确实是喜欢但是…说是男女之间感情的那种的话好像还差那么一点。 欧晓费力的在那儿想着,南煜却已经自顾自的走了,欧晓赶忙追了过去拉住了他,“哎,你等等我啊。” 南煜淡漠道,“说话就说话,别拉拉扯扯的。” 欧晓歪着头想了想,“那你说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啊,其实我也不是不懂只是…事情到了自己那儿就会想不清楚了。” “这种问题我没办法回答你,因为我也没有作为爱人喜欢的女人。”南煜拍着欧晓拉着自己袖子的手,“现在的你说喜欢还是太早了,别人也不会把你当作爱人来喜欢,还是等你再长大点吧。” “可你刚刚说了我已经十六岁了,十六岁不是什么结婚生子什么的。” 南煜意味深长道,“是啊,年纪不算很小但是心智还没有成熟,也或许…这就是你的本性了。” “你还没有告诉我答案呢。”欧晓完全听不懂他的意思,一心只想着自己的问题。 南煜看着欧晓那清澈的眼神,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或许…你还是长大一些吧,变得聪明一些,这样才好…” “你到底什么意思啊,你是说我要变的聪明一点别人才会喜欢我么?” 南煜苦涩的勾唇,“并不是这个意思,刚好相反…” 欧晓头疼道,“你到底能不能直接把话说清楚呀,你说的我的头疼了。” 南煜却什么都没有再说,任凭欧晓怎么死皮赖脸的都没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