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八棋牌怎么样

棋牌之家 2019-06-26

车子开到一座山庄门口停下,立即有侍应生前来讲车子开走。 山庄里对于唐悠悠来说,简直就像一座迷宫一样,所有的东西都是一模一样! 盛凡毅却能带着驾轻就熟地在里面兜来兜去。 唐悠悠紧紧跟在盛凡毅身后,生怕走丢。 “你经常来这里吗?怎么这么熟啊?”唐悠悠漫不经心地问道。 盛凡毅答道:“来过一次而已。” “……” 唐悠悠不明白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区别可以相差这么大,这种地方,就算给她来一百次她也记不清楚。 好奇盛凡毅的脑袋到底是用什么构造的,怎么方向感可以好到这种程度。 山庄与其说是山庄,倒不如说是一个私人会所,外表倒是与“居”大同小异,都是这种古朴的风格,只是这里里面的装修却是大大的不同。 整个山庄里面铺满了厚厚的黑色地毯,昂贵的水晶吊灯与油画随处可见,连旋转楼梯的扶手,都被渡上一层薄薄的金箔。极尽奢华,却又不会让人觉得太过浮夸。 穿过桌游室绕过无数条通道,盛凡毅终于带她到了目的地。 门一打开,震耳欲聋的声音传来,唐悠悠因耳膜还没来得及去适应这种声音,眉头轻轻蹙了,眼睛将里面扫个了大概。 内心崩溃了,这他妈叫几个人吗!少说也有十四五个啊!还不算上女的! 她要是早知道她就不来了啊!见什么大厨啊!都见鬼去吧! 盛凡毅捏了捏唐悠悠的手心,拉着她找了个位置坐在,在她耳边说道:“不用太拘谨,放松点。” 包厢内的灯光有些昏暗,放眼望去,根本看不清模样。 歌曲完毕,有人发现了盛凡毅的到来,惊呼:“凡毅你丫终于来了!你知道我们等你多久了吗!” 不知道是谁先起了个头喊道:“迟到自罚三杯。” 于是大家都起哄:“罚三杯!罚三杯!” 盛凡毅扫了一眼众人,低沉的嗓音开口道:“ 你们确定?” 众人脸上一副失望的神色,唉,又失败了。每次都是这样,他最后姗姗来迟,偏偏又滴酒不沾。 有一个娃娃脸模样的男生注意到了一直安静坐在盛凡毅身旁的唐悠悠。 吹了个口哨,看着盛凡毅调侃道:“凡凡,你又换女人啦?” 众人这才注意到了唐悠悠,说道:“哇,少见喔,带女人出场,换口味啦?” 唐悠悠嘴角一抽,凡…凡?盛凡毅脸一沉,幽幽地开口道:“叫嫂子。” 娃娃脸又说道:“凡凡,你谈恋爱了吗?” 盛凡毅眼皮轻抬:“何深今天没来?” 娃娃脸立刻噤了声,对唐悠悠认认真真地说道:“嫂子好。” 唐悠悠有些尴尬地摆了摆手:“不用叫我嫂子啦,叫我悠悠就可以了。” 心里纳闷着,原来他们都不知道盛凡毅结婚了吗? 娃娃脸给唐悠悠面前的杯子倒满了酒,然后拿起自己的酒杯举到唐悠悠面前,跟她桌上的酒杯碰壁:“嫂子,第一次见面,我先敬你一杯。” 唐悠悠有些为难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不好意思,我不跟未成年人喝酒……” 旁边另一位染着褐色头发,五官深邃的俊逸男子一把揽过他的肩膀,大笑:“哈哈哈,小丛丛,没想到你也有这一天啊。” 徐丛捅了他一下:“你丫给我滚开。” 男人笑嘻嘻地对唐悠悠说:“嫂子,我敬你是个汉子!上次这么说小丛丛的人早就去见阎王了。” 唐悠悠汗颜,尴尬地看了盛凡毅一眼。 盛凡毅眉头皱了一下:“周末,注意说话态度。” 叫周末的男人吐了吐舌头,对唐悠悠说:“嫂子,吓到你啦,不好意思,你别介意啊。我们说话就这样,没什么恶意。” 唐悠悠向周末微微一笑:“没有啦,你们很有趣。” 徐丛推开周末,坐到唐悠悠旁边,说道:“嫂子,凡凡是不是很无趣啊,你看他,像个木头一样对不对。” “不会啊,还好啦,也没有那么呆,就是偶尔有点蠢,上次让他帮我洗一下菜,连茄子都不认识。” 说到盛凡毅,唐悠悠的话难免多了起来。 侧头一看,看见徐丛的嘴张得可以吞下一个鸡蛋了。 唐悠悠问:“啊,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徐丛这才捋直了舌头,吞了口口水,眨着眼神说:“嫂子,你是说……凡凡,他……帮你洗菜啊?” 唐悠悠不明所以,点点头:“对啊,不过看他连菜名都不认识,我就没让他洗了。” 徐丛的圆眼瞪得大大的,本来就因为一张娃娃脸而显年龄小,这下更显得年轻了好几岁,活脱脱一个高中生的模样。 我去!他娘的盛凡毅,老子开店别说洗菜了,连个微笑都不肯施舍! 忍不住又多看了唐悠悠几眼,想看看她到底有什么魅力能够让盛凡毅如此上心,还带出来见兄弟。 端详了一下,发现除了长得清纯点,漂亮点,暂时没发现有其他特点啊,像盛凡毅这种混完娱乐圈混商圈的,这样的女人一抓一大把啊。 唐悠悠被他打量得浑身不自在,忍不住开口说道:“别看了,再看也是那样,又不会变漂亮。” 徐丛一听,忍不住哈哈大笑,有趣,可比盛凡毅之前的那些矫揉造作的绯闻女友要好多了。 本来徐丛就显小,唐悠悠见到他总感到意外的亲切,可是面对那张如同高中生般的娃娃脸,脑袋又很自觉地将他当成自己的弟弟。 “你今年多大了啊?”虽然这样问很没有礼貌,但是看到他总是忍不住去猜想他的年龄。 徐丛冲她眨眨眼:“你猜。” 唐悠悠歪着头思考了一下:“24了有吗?” 徐丛向来很介意别人问他的年龄,可是面对唐悠悠,竟没有了那种排斥感,伸出食指,在她面前摇摇了:“嫂子,我今年26了。” 唐悠悠抿着嘴,尽力维持着柔和的笑容,嗯,人家26看起来像16的,她26看来还是像26。 可能这就是宿命吧。 唐悠悠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道:“都是生而为人,怎么我就没有这样得天独厚的脸呢。” 徐丛爽朗地大笑了几声,走到盛凡毅旁边,将杯中的酒一口饮尽:“凡凡,嫂子真是太可爱了,跟你以前的那些女人完全是不同性格的啊,太有趣了。” 盛凡毅听到后面那句话,脸色微微一沉,拍掉他搂在他肩上的手:“滚一边去。” 又怕唐悠悠有什么误会,连忙解释说:“悠悠,你别听他乱说。” 徐丛觉得这个世界魔怔了,与盛凡毅相识十多年,这样有些慌乱的神色,他还是第一次见。 盛凡毅看徐丛整个人傻愣在那:“还站在那儿干嘛?” 徐丛这样回过神来,悻悻地摸了摸鼻子。 这样的画面简直就像是严厉变态大叔怒斥可爱单纯高中生啊。 唐悠悠始终都无法将这个可爱的男人与26岁划上等号,看着被盛凡毅凶得有些委屈的表情,母爱的光辉立刻发射出来:“你怎么这么凶?好好说话不行吗?” 徐丛恍惚了,认识盛凡毅十多年来,这样的场景,他也是第一次见。 正欲开口的时候,被盛凡毅眼神一瞪,立马一溜烟地跑掉了。 唐悠悠皱眉:“你不去一起玩吗?” 徐丛这小子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对唐悠悠说:“嫂子,凡凡就这样,我们都习惯了。” 唐悠悠吓了一跳,很快又恢复过来,吐出一句话:“太闷骚啦。” 徐丛眼睛一亮,好像找到了知己一样,狂点头:“对对对,嫂子你这个词语用得太对了,凡凡就是闷骚!” 盛凡毅在一旁看着两个人相谈甚欢,全然把自己当成了空气,内心已经不耐烦到极点,可是又不能把气撒在自家宝贝老婆身上,只好将目标转向徐丛。 “徐丛。” “怎么了呀凡凡。”徐丛眨着眼睛,好不可爱。 “我刚刚发了条信息给何深了,他可能明天就到。” “……” 徐丛对着盛凡毅眨着眼睛,大脑里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将这个消息消化掉,对盛凡毅嗔怒道:“凡凡,你好坏!”然后转过脸对唐悠悠说:“嫂子,玩得开心点,我不陪你啦。” 说完,整个人躲到了角落去。 唐悠悠看着徐丛,笑了出声,突然注意到旁边位子有个熟悉的身影,灯光太暗,唐悠悠看不清他的脸。想再确认一下的时候,盛凡毅叫住了她:“悠悠,我给你介绍一下他们。” 唐悠悠回过头呆了一下:“啊?噢,好啊。” 盛凡毅顺势搂住她,说道:“那个穿条纹衫的叫季柏,我以前的大学同学,褐色头发那个你也知道了,叫周末,刚刚欠揍的的那个叫徐丛,还有……” “等等,你一下子说太多我记不住。”唐悠悠打断了他,又看了一下四周围,有几个喝醉的正躺在沙发上,还有几个正搂着旁边的美女在调情,徐丛拿着个麦正声嘶力竭地唱着歌,角落里看不清面容的男人,正一杯接一杯地下肚。 倒是没有一个看起来像是经营着“居”的男人啊。 唐悠悠侧过脸,在盛凡毅的身侧小声地问道:“你不是说要带我来见茶楼的老板吗?在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