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买码

棋牌之家 2019-06-26

直到夜桀澈的大掌盖在她的眼睛上,视线里只剩下一片黑暗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将人的手给拉了下来。 夏妤:“做什么呢?” 她此刻的声音里,多数是有些透露出不耐烦的,还有一种明显的羡慕嫉妒恨。 该怎么说呢,她窝在家里有空便玩玩游戏,然后被人带着升级,结果却只是从超级坑,变成了一般坑。 可夜桀澈,一个这么忙的人,他应该是没有多少时间用来玩游戏的,却能够让她分分钟想要跪服。 “说实话,你是不是背着我参加过什么训练教程?” 夜桀澈抬手将她脑袋往旁边弄了弄,轻笑着道:“还不至于花费时间去弄那么麻烦的事情做。” 噗嗤,这人脸还真是大,是想告诉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学成才吗? 然后夜桀澈很是自然地翻看着那个带她的小伙伴战绩,咂舌道:“代练的等级吧,实用战斗根本没有这个等级该有的强度。” 夏妤不懂这些,只知道小伙伴很厉害,而且对她特别有耐心,不过在听见夜桀澈这样诋毁人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气恼。 “说什么呢,他可厉害了。” 夜桀澈捏了捏人因为生气而微微鼓起来的脸,轻笑着道:“对于你来说。” 不过,看这人的操作手法,应该也不算是一个生手,厉害还是有些的。 夜桀澈给人关了笔电,很是漫不经心地问道:“带你的这个小伙伴是男是女?” 他起身给人整理了一下枕头被子,然后看着她,一副平静模样,夏妤微微有些出神道:“我好像还不知道他是男是女。” “哦,没事,你就和人交代一下自己是有夫之妇就好。” “……”神经。 夏妤继续问道:“不过你玩游戏真的没有学过什么东西?” 眨巴着一双星星眼,仿佛很是想要从他嘴里听到什么肯定的答案,眉眼温柔泛着期待的笑意。 夜桀澈的心稍稍软了一些,却在对上人那双亮晶晶的眸子时,忽然就存了某种想要欺负的心思。 “没有。”他顿了顿又道,“你也不用气恼,虽然上天没有给你一个完整的脑子,却给了你四肢发达的身体。” 夏妤瞪着那一脸没有任何悔改的男人,扯了扯嘴角,道:“上天的确是公平的,给了你一个完整的脑子,还送了你矫情的本性。” “……”夜桀澈沉默了一会,他是一直都知道,夏妤的嘴巴厉害的。 趁着那人眸色渐渐变深,想要放大招的时候,夏妤很是淡然地将笔电拿远,然后无比淡定地入睡。 她还很是大气地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笑着道:“一起来睡觉,快活啊。” 做完一切检查后,韩雪便给她安排了出院,只是依旧交代了夜桀澈几句,什么事情都得悠着点来。 所以不管夏妤怎样点火,他都必须忍耐。 夜桀澈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在将人看得头皮发麻时,才启动薄唇吐出一句话:“别急,我们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快活。” 躺在床上的人听了他这暗示意味太过浓重的话,身体下意识地颤抖了几下。 这人正常笑起来的时候,英俊非常,然而在他微微弯唇,想要算计别人的时候,又能让她觉得后脖颈发凉。 由此她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夜桀澈这个危险的男人,不管在什么方面都拥有这不可多说的天赋。 然而不等她适应下来,夜桀澈便又扯着嘴角笑出了声:“不过,你应该也是很久没有照过镜子了,不然谁能够给你这种自信。” 夏妤抽了抽嘴角,索性将被子一拉,盖过头顶,选择眼不见心不烦。 主卧里只剩下男人猖狂的大笑声。 …… 男人冲完澡,披着一件宽松的浴袍出来,手臂上还盖着一条毛巾。主卧里开着壁灯,夏妤刚刚才放下游戏不久,此刻是翻来覆去也睡不着的。 更何况,她现在就是转个身,都是需要顾忌的。 夜桀澈放低着声音问:“睡不着?” 听到人的试探询问,夏妤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然后点点头,很快便感受到身旁的床位,下陷一大片空间。 还不等她听见什么,头顶上方的男人,已经将挂在手臂上的毛巾一把盖在了她的脑袋上。 “给我擦擦头发。”说着他便直接将湿漉漉的脑袋搁置在了被子上,惹得夏妤正想推人,却看见人疲惫的眉眼。 夏妤轻声道:“很累?” 抬起手开始给人擦头发,动作轻柔,微微动了动身体,偏离被他靠着的那块被子位置。 夜桀澈哼出一声鼻音:“嗯。” 时光清浅,他的头发将被子染湿了一大片。 夏妤能够看清,现在的夜桀澈情况不太对劲。 …… 一尘总裁办公室,夜桀澈放置在桌角的电话忽然间响起,是某个几天前打过一次便销声匿迹的电话号码。 夜桀澈眸色微暗淡,想要抬手将电话挂断,然而那边人却像是有所察觉一般,直接挂断了电话。 然后在夜桀澈好奇这代表什么意思的时候,那人用同样的号码给他发来一条短信。 ——三年不见,你好像变得胆小了。 自主性地带入进安琪的脸,想象如果是三年前的她,发送这样的短信,会是怎样的表情。 然而却怎样也没有想到,她会是怎样的模样。哈,三年了,他们已经错过了三个春夏秋冬,有些事情已经被泯灭在了回忆里。 夜桀澈微微有些失神,在手机屏幕光暗淡下来的时候,他被敲门声给惊醒。 门口传来秘书的声音:“总裁?” 敲门许久也没有听见人回话,心底莫名有些没底起来。秘书部经理玛丽忽然间请了病假,现在的工作都交到了她们这些不太熟练的人手上。 “进来。” “总裁……” 夜桀澈眼皮都未抬,便直接开口说道:“东西放下,有其他事情就去二十一楼找夜特助。” 秘书看着人那英俊的侧脸,微怔愣了一下,才点点头道:“……好的。” 将文件给放置在人的办公桌上后,她便灰溜溜地赶紧往外走,这夜总的气场实在是太过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