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棋牌团购

棋牌之家 2019-06-26

靳路风挑眉看着眼前如释重负的女人,心情实在不爽,手里烦躁地摆弄着几根细小的电线,“你好像很担心他的安危?” 庄心雅知道靳路风心里粗细翻滚,“没有,只是不想这辈子对他再有亏欠!” 靳路风嘴角微微上扬,显然很满意她的回答,“决定生死的时刻来了!最后六秒钟,如果害怕,就闭上眼睛!” 6秒,5秒,4秒…… 3秒,2秒…… 靳路风心里默念着几个倒数的数字:3……2……1 就在数字即将跳转到最后1秒的时候,剪刀快速剪断其中两根不同颜色的电线。两人都闭上了眼睛,仿佛在等待死亡的宣判。 耳边没有传来预想种的爆炸声,炸弹的时间停留在了最后的一秒钟!死里逃生的喜悦,让庄心雅激动地抱紧了眼前的男人,眼泪就像决堤的河水,在她的脸上肆意流淌,在男人华丽的西装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 真的只有在生死边缘徘徊过,才能懂得生命诚可贵。 靳路风邪肆地勾了勾唇,他的脸上风轻云淡,“这样一来,我们算不算是‘同生死,共患难’了?” 庄心雅把头埋进她结实宽阔的胸膛,贪婪地嗅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不停地重复一句话,“靳路风,我以后再也不跟你置气了……” 如果置气的代价是一场生与死的考验,那为什么不选择彼此包容一点呢? 靳路风揉揉她的发丝,目光突然变得阴狠,“庄欣妍这个女人,以前还想着不计前嫌放她一马,没想到越来越胆大妄为了,竟然敢在你身上动歪主意。这一次,不让她尝尝什么叫‘人间疾苦’,我就不叫靳路风!” 庄心雅肩膀微微颤抖,想起刚才的惊险一刻,到现在还心有余悸,“赶快离开这里吧,庄欣妍那个疯女人不止让人在这里安装了一枚炸弹,其余的炸弹随时可能爆炸。” 庄欣妍眼中的疯狂和狠毒,始终在她的脑海挥之不去。 她以前并不知道,一份扭曲的爱意,会让一个女人变得这么疯狂。 靳路风表情严肃起来,咬牙道:“那个疯女人,还打算把整个游泳池给炸了?这么歹毒的女人,怎么还好意思留在世上祸害众生?还不如直接丢在海里喂鲨鱼,那才是她生存的价值!” 他的话刚落,游泳池的对面响起了一阵巨大的轰鸣声,爆破的威力让游泳池瞬间溅起无数的浪花,屋顶房梁的钢筋也被巨大的力道掀开,无数的水泥渣子向四周飞溅。 靳路风本能地用身体将怀里的女孩护在怀里,即使隔着一段距离,也能感觉到灼热的热浪侵袭而来。密密麻麻的痛感,在后背蔓延开来。 庄心雅探出头来,看到靳路风的背后已经出了大滩的血迹,衣服有焦灼的痕迹,可她却是一点事儿都没有。 看着男人痛苦隐忍的模样,她一下子慌了手脚,“靳路风,你受伤了!你是不是傻,为什么不先保护自己?” 靳路风嘴角扯开一抹生硬的弧度,“我们男人皮糙肉厚,哪像女人细皮嫩肉的?再说,我怎么忍心让你这张漂亮的脸蛋毁了容?” 庄心雅又哭又笑的,都这个时候了,这家伙还嬉皮笑脸的,哪里像人们口中那个矜贵冷傲的靳氏总裁? 她朝门口喊了一声,“有人吗?靳先生受伤了,快点叫救护车!” 严栎带着医护人员风风火火地跑进来,七手八脚把靳路风抬上了救生架,匆匆忙忙抬出了满地狼藉的游泳室。 庄心雅赶紧跟了上去,“严助理,你来得可真及时。要不是一早备了救护车,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严栎步履匆匆跟着医护人员上了救护车,“靳总一早料到会有人员伤亡,他进去救你的功夫,我便去联系救护车。没想到救护车才刚到,游泳室里就发生了爆炸。原本我还以为……”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下去。 庄心雅跟着上了救护车,她嗤笑一声,接下他的话,“原本以为,我跟你家靳总做了亡命鸳鸯?” 严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靳总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跟你一起共同面对生死的决定。我以为,你们没有躲过这一劫。” 刚才的爆炸声,他差点没绷住情绪。好不容易等来救护车,他赶紧带着匆忙赶到的医护人员冒险冲了进去。当看到满身是血的靳总躺在冰凉的地上,他当时真的慌了。 庄心雅视线始终没有离开那个双眸紧密的男人,他的唇一丝血色都没有,她感觉自己的心跳都漏了半拍。她欠靳路风的,好像怎么也还不清了。 救护车在深夜的公路上飞驰,一路都很顺畅,车子很快到了医院的门口,医院的医护人员已经等候在门口。 靳路风趴在救生架上,血液染红了整个背部的西服,手背也有灼伤的痕迹,伤口看起来触目惊心。 医护人员眼疾手快,几个人合力将他推进了紧急手术台。 庄心雅看着抢救室上亮起的红灯,心跳生生漏了半拍。从他们相识开始,她总是把厄运带到他的身边。 相处几个月,她带给他的除了厄运,还是厄运。也难怪靳老董事长会极力阻挠他和她在一起,毕竟天下没有哪个父母希望自己的儿子总是多灾多难,时刻徘徊在舆论纷争的中心。 天已蒙蒙亮,晨曦透过窗户照在医院长长的走廊上,把女孩的身影拉得长长的。她的眼睛微微红肿,瞳孔里布满了细密的红血丝,除了彻夜未眠,更多的是哭泣的痕迹。 手术持续了两个小时,手术室上方的红灯依旧亮着。 靳国栋向来有早起的习惯,管家告知他靳路风受伤的消息,还有昨晚惊心动魄的一幕,他便第一时间带着人匆忙赶到了医院。来到医院的时候,手术还在进行。 庄心雅惴惴不安地站在原地,说话时没有丝毫的底气,“靳老董事长,靳路风受伤,我推脱不了责任。” 靳国栋铁青着脸,握紧拐杖的手青筋凸起,透露了他此时暴虐的情绪。他当初早就跟儿子说过,这女人是个祸害,会把灾难带给他,让他赶快远离她,可他偏偏不听。如今为了救她,差点把自己的命给搭上! 他冷哼一声,“庄小姐,如果你真心为了路风好,就彻彻底底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不要再继续纠缠着他。只要你能离开我儿子,条件任你开,我都答应你!” 这样的女孩,叫他怎么生出喜欢来?就庄心雅这种是非不断的女孩,还妄想进靳家的门槛,简直是痴人说梦!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让她断了继续纠缠路风的念头。 庄心雅咬紧唇瓣,缓缓抬起湿漉漉的睫毛,声音轻柔却语气坚定,“我跟靳路风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您就不能成全我们吗?我知道您一直怀疑我接近靳路风的初衷,可我真的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女孩。如果非要我证明才能同意我们在一起,我可以马上写下承诺书,以后靳家的财产跟我庄心雅没半毛钱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