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斗地主单机游戏免费

棋牌之家 2019-06-26

应玥没有回答,抱着肩膀的她看向了姻缘桥上晃动的竹筒,久久的,傻傻的。 “我不是放下,而是要戒掉对他的爱。” 这一个戒字,使林楚楚很是清楚的知道应玥离开顾霖的决心,这一次,她是真的要放手了。 “既然要分开,就要帅气和洒脱的和那个人说再见,因为,”林楚楚的视线,同样延展到了外面的姻缘桥上说,“我所认识的应玥绝对不会是一个爱情的逃兵,拿得起,放的下。” “你说的对,”应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一刀我终究还是要挥下去,尽管会很痛,可只有痛了,我和他才会捂着伤口,各自出发。”   林爸和林妈听说应玥她们即刻回去G城的消息之后,两人都非常的舍不得,直到林楚楚答应他们,过两天一定还会把应玥给他们两个带回来,二老的脸上才重新绽开了笑容。 结果就是,大包小包的东西塞满了整个后备箱,一路上,小张同学闻着酱牛肉和烤鸭的味道,口水又是呼啦啦的流了一地,等到达林楚楚公寓门口的时候,一个烤鸭就只剩下鸭脖了。 刚下车,小章就巴巴的过来搬东西,说什么还要尝一尝酱牛肉和泡菜的味道,更是惹的林楚楚一阵狂揍。 “楚楚姐,饶命,饶命啊……”就在林楚楚忙乱喊救命的时候,有一个人出现了。 “顾太太,”顾霖的助理律师小何走到了她的面前,很是礼貌的开口说,“顾律师让我过来接你。” 应玥并没有停顿的点了下头,她早就想到顾霖不会简单的放手,就像林楚楚说的,她要拿得起放得下,即便是分手,也要帅气的说再见,所以,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应玥,并没有任何的迟疑。 “应玥姐……”小章刚要跟过去,却被林楚楚拉住。 “别去了,她会回来的。” 小章又有些惊讶的盯着林楚楚,回来?那么也就是说她和顾律师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小章对于应玥也越来越了解,所以,就明白,每一次应玥越是平静的对待一件事情,就越是说明这件事情很严重。 隔着咖啡馆的玻璃窗,应玥很是清晰的看到灯光下独坐的那个男子,依旧笔挺的西装,优雅的气质,晕黄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在夜色的陪衬下,更展现出高贵和成熟稳重的一面。 和以往相比,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只不过,从今之后,不,应该是从她签下那份离婚协议书的那一刻起,这个优雅的男人不再属于她了。 看到应玥走进来,顾霖的眸子之中还是出现了一丝的波动,今夜之前,他们还是一对如胶似漆的夫妻,今夜之后,或许就是陌路之人了。 顾霖用了一个或许,那是因为,在今天的见面之中,他还是想要给应玥一次机会。 “只要你肯回到回到我的身边,我一定会处理好一切,”相比之前,顾霖的话更真诚,更肯定,甚至可以用掷地有声来形容。 可是,应玥还是拒绝了。 “对不起,”应玥抿了一下嘴唇,隐去了眼中的雾气,强迫自己平静和冷静的说,“没有和你事先和你商量,就主动签下了离婚协议书,我知道这样多少有些不礼貌,但是,这恰恰说明了我的态度。” “我们……”应玥说到这里的时候,一直抚弄着左手上的结婚戒指,又一次狠狠的咬住了嘴唇,又一次强迫自己努力的开口说,“我们还是离婚吧。” “为什么?”顾霖看着她一直重复的这个动作,带着几分咄咄逼人的气势,“应玥,你应该记得当初结婚的时候,我说过什么,除非你给我一个能够说服我的理由,不然的话,我绝对不会放手。” 不是放手,顾霖在心里默默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蹂躏的内心之中更是难以抑制的裹挟出一句话,他是舍不得,离不开。 “因为……”应玥再一次开口之前,手指有些颤抖的举起了面前的杯子,大口的吞了一口水,然后,说出了下面的话。 “顾霖,从一开始的时候,与其说是我身不由己的被拉到了你的世界之中,不如说是我的可笑的自信。” “我自信的认为,我和你是属于两个世界之中的人,所以我不可能会爱上你,但是随着不断的接触,以及后来许多的事情发生,我最后才发现,我们之所以会分开,就是因为我忘记了这一点。” “我是一个平凡的女人,我甚至很感激你这样优秀的男人给我一次站在璀璨顶端的机会,以至于我贪恋风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因为不管是顶端还是谷底,你依旧是那个带着闪亮光环的男人,我却依旧平凡。” “应玥,在我心里,你是独一无二的,”顾霖又一次抓住了她的手。 “不,我不是,”平静的应玥已经逐渐的露出了锋利的利刃,下面的一些话,既伤害了顾霖,也让她自己堕入了无法回头的冰渊之中。 “顾霖,我说过了我是一个平凡的女人,所以我渴望一份简单单纯的感情,我没有办法,更没有经历应对一个又一个的情敌,更没有办法持续这段不被长辈所承认的婚姻,事实上,从一开始,我们的婚姻就没有那么的纯粹,金钱,阴谋,逼迫,甚至是威胁。” “我撤掉了最后一道防线,完全信任的接受了你,可是回过头来,我才发现,你是走进了我的世界,可你也只是路过,一个匆匆的过客而已,终究还是要走出,所以,这份婚姻,不是我所期待的,我也不向沿着时间轴,继续的错下去。” “应玥,”顾霖慢慢的挪动自己的手指,同样低头整理了一下心中所想,又一次开口说,“相对你对这份感情的失望,我想我这个丈夫应该更让你失望吧,我没有给你一份婚姻的安全感,总是一再的说着苍白的承诺。” “我很清楚,我只是不断的向你制造出一切会好起来的假象,在那句所谓的保证之后,却永远停滞不前,我们的婚姻之所以会失败,我有很大的责任。” 应玥没有说话,而是慢慢的站起来,点了下头说:“照顾好自己,如果可以的话,我不希望我们有再见的机会,这样,对你我都好。” 顾霖没有回答,而是紧紧的握着手中的东西,努力控制着内心的魄动和怒火。 而快步走出门外的应玥,看了看左手无名指上空白的地方,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