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王棋牌下载

棋牌之家 2019-06-26

早餐谁都没吃饱,最后纪若洋见小鱼吃得那么嫌弃,干脆的拖了两母子驱车去了一家早餐店。 这家早餐店装潢没茶楼那样金碧辉煌,但就挤满了人。尚悦悦下了车,拉着小鱼,转头看着纪若洋,用眼神询问他,他这种不贵不去的男人,怎么也知道这里有家早餐店很不错? 纪若洋没有看她,然而心里已经猜到那小女人肯定是想问自己。 “很好奇?”纪若洋关了车门,走到她身后,手自然的搭过她肩膀。 “当然挺好奇的……我一直以为……” “以为什么?”纪若洋抛了她一个白眼,搂着她走进早餐店。 早餐店的老板娘是一个中年妇女,在忙碌里瞧见了门外的三个人影,眼睛一亮,激动的走到他们面前,“怎么来了也不进去?站在这里做什么啊?” 老板娘的声音激动得很大声,引来了不少在吃早餐的客人转头去看。 由于纪若洋是纪氏的总裁,而尚悦悦曾经是还是混娱乐圈的,还有他们那个一直都在保密的儿子。所以这会儿不少人认出了他们,都在讨论,他们这种人怎么也会来这种地方吃早餐? 尚悦悦有些担心会被人又说小三,毕竟现在她跟纪若洋走在一起,实在是让人误会的。 小鱼礼貌的弯腰打招呼,“李阿姨早。” 尚悦悦诧异的低下头看向自己儿子,怎么小鱼也认识? 李阿姨给他们在店里特意开了张大桌子,叫厨房现做现磨肠粉,皮蛋瘦肉粥,蒸鲜肉包…… 送上来的时候,盘满钵满。尚悦悦嘴角微微一抽,这么多,三个人能吃得完么? “妈妈,你不知道,这里的东西很好吃!爹地之前带我来这里吃过。”小鱼拉下尚悦悦的耳朵说着悄悄话。 尚悦悦的眼睛时不时的瞄向坐在对面一直拧着眉的纪若洋,而耳边还传来周围的食客叽叽喳喳讨论声。 她心里明白,纪若洋如今一定很不喜欢被人一直讨论的环境…… 可是,他为什么会来这里的呢? 吃过早餐,李阿姨还给他们打包了豆浆油条,让他们在路上吃。尚悦悦不好意思的拎过,跟他们道了别。 纪若洋一直都没吭声,尚悦悦打开副驾座门,坐了上去,带好安全带,磨磨唧唧的才问:“好像以前都没见你来这种地方的?” “我为什么不能来?”纪若洋眉毛一挑,在车里的后视镜瞥了她一眼,心莫名的舒展开来。 不是很奇怪吗?像纪若洋那种只认贵不认好的家伙,竟然还会经常去早餐店光顾!当然,那句话尚悦悦也只是在心里问,把吸管插进豆浆猛喝几口,难怪这么多人去光顾,豆浆很鲜,还带着浓浓的黄豆味。 坐在后座被父母冷落掉的小鱼探了头过来,抢过豆浆也喝了几口,“听说他们家儿子就是爹地身边那个万能特助。” 太过错愕,豆浆咯噔的吞进喉咙。她忽然发现,一直深爱这个男人,但却从来没有真正去了解过他!好多事情从来就没弄个明白……当初,又是不是自己误会了他? 可如果真是如此,为何时间过了这么久,他也没跟她解释过? 担心自己心里的疑惑会被纪若洋发现,尴尬的轻咳,转了头看向车窗外。 她在想,他们之间是不是一直都有误会?而这个误会,究竟又有多深…… 到了海洋公园,纪若洋把车驶进停车场,看似一家三口的三个人从停车场里出来的时候,就招来了一大堆游客的注意,拿着相机,冲着他们狂拍。 尚小鱼已经对这种气氛见惯不惯,撅了撅嘴,往尚悦悦的身边紧靠了些,道:“妈妈,他们是不是都还没有儿子的啊?为什么就这么喜欢拍我呢?那我长大以后也可以去混娱乐圈了么?” “你想进娱乐圈?”尚悦悦倒是没想到儿子长大会想要进娱乐圈,那里就是一个大染缸,一进去了,好的都变成坏! 海洋公园里有个儿童的游乐场,小鱼看到旋转木马时,蹦跶的指着那边,“带我去坐,我想坐旋转木马……” 尚悦悦看了看一直走在自己身边却没有出过一句声的男人,“可以吗?” 小鱼切了声,“你问他做什么?我们自己玩不就好了吗?” 小鱼强行拉着尚悦悦走进旋转木马,一人选了一匹坐。尚悦悦也没敢问纪若洋要不要坐,因为他今天能陪他们来海洋公园就已经算是个奇迹了。 旋转木马开始的音乐预备铃响起一次,尚悦悦的背后忽然多了一堵肉墙,腰间传来了一双温暖禁锢的手臂。 尚悦悦微微的咯噔了一下,还没让她再继续想下去,旋转木马就再次传来音乐,转了起来…… “你上来做什么?”尚悦悦拧着眉,很尴尬的低下头,不敢去看周围那些人的目光。 旋转木马的确有大人坐,只是,他们都一人一匹的,哪里会有两个大人坐在一起那么奇怪? 尤其是像纪若洋那种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关注的男人,不用去刻意看也能发现,现在他们传来的目光都是灼热奇怪。 木马一上一下,围绕大圈转,尚悦悦小脸通红。 而尚悦悦能感应到男人的下腹有一道僵硬,大脑响起嗡嗡嗡的信号。 这两天,纪若洋好像一直都在做着一些她无法了解的事情…… 短短的三分钟,尚悦悦觉得自己已经过了三个世纪!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亲密,他不要脸她还想要脸的。 接着,他们才正式进入海洋世界。 小的时候,纪若洋很喜欢收集一些关于海洋生物的资料。当时,尚悦悦开玩笑的问他,你打算长大做什么。 纪若洋板着小俊脸,一本正经的想了片刻,拉开抽屉,拿出一些他收集到的海洋生物资料,很认真很专注的看着它们,说:“我想当生物画家。” 生物画家顾名思义就是街头的一些流浪画家,尚悦悦听完以后,顿时就咯咯大笑,纪若洋的眉头皱得更紧,敲了她额头一记,“你笑什么。” “我听爹地说画家就是流浪汉,你想啊,我们以后肯定要生很多孩子,而且还要供书教学,一个孩子到十八岁最基本的费用是要一百万以上。我觉得你不要去当画家,开公司吧,我当贤内助,我负责在家貌美如花,你负责赚钱给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