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游戏捕鱼达人2无限金币

棋牌之家 2019-06-26

陆少霆低下头,目光注视着怀里的安小图,眸子里温柔像是有光:“小图,我今天很高兴!”陆少霆说话时,满屋子的光亮似乎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比夜空中的星还要亮眼,让安小图不由自主的抬起眸,对上他那满含笑意的眼,神情恍惚:“嗯?” 不用陆少霆说,其实安小图也感受得出来,他今天格外的高兴,从饶有兴趣的逗虫虫到逗她,比平常多了几分乐趣。 不知不觉,安小图眼眶中似有泪花在打转,她忙地垂下眸,可惜晚了一步,终是让陆少霆看到了她的眼泪。 陆少霆捧起安小图的脸,她眼眸里的泪花更加看得真切,他心上划过一丝慌乱,指尖轻轻擦去她眼角的泪水:“我高兴,你也激动得哭了?” 安小图被陆少霆的话逗乐,忍不住咧开嘴,哭中带着笑,搂陆少霆搂得更紧,什么话也没说,就这样静静看着他,把他的脸记在眼里,印在心上。 陆少霆轻轻叹息,在安小图眼睑上落下一记轻吻,吻去她残留的眼泪,低声道:“本来想你醒过来就告诉你,结果被各种事耽搁了,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晕倒吗?” 听陆少霆这欢喜的语气,安小图下意识低头看向自己的肚子,她有孩子了?还没等安小图有所表示,头顶被陆少霆揉了揉,紧接着听到他后面的话:“你的病已经好了,彻底好了。” 安小图一怔,随即反应过来,瞳孔倏然放大,眸子里满是诧异:“你......你说什么?”陆少霆便又重复了一遍,安小图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病竟然好了,在她毫无准备之下! 安小图手紧紧抓着陆少霆的手臂,激动溢于言表:“怎么会这么突然,就因为我晕倒就好了?”如果真是这样,安小图恨不得自己早点晕过去,也不用提心吊胆这么长时间。 陆少霆眉梢上染了一层淡淡的笑意,颇有耐心的给安小图解释全过程。 听到自己是因为吃了彼得和布鲁克两位医生的药才痊愈,安小图压在心上的大石头终是落了地,葡萄水晶般的眼眸显出明媚的笑,扬起脸吻上了陆少霆的唇,绯色的唇瓣微微笑开,犹如春暖花开:“我也很高兴!” 她的病好了,半年的生命期限也不用担心了,更重要的是,她可以和陆少霆还有虫虫永远的生活在一起!安小图不禁笑出了声音,心里的欢喜怎么也掩不住。 之后,安小图从陆少霆口中得知她父母当年的真相,原来,他们不是诈骗犯,不是杀人凶手...... 安小图扑到陆少霆怀里,呜咽着:“我知道他们肯定是好人,他们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 安小图想起小时候爸妈教她念“性本善”,念“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她知道,爸妈从来都是表里如一的人,他们不会为一己之私而去害人。安小图欢喜,她的父母是清白的,等虫虫长大些,她要告诉他,他的外公外婆是英雄,超级大英雄! 陆少霆轻轻拍抚着安小图的后背,沉稳的声音如同夏日般热烈的呼唤,融化人心久居不去的冰冻:“我也知道,他们一直都很好。” 陆少霆顺着安小图的秀发,眼眸里的缱绻柔情似水,他该知道的,安小图的性格那么好,她的父母肯定不会差。 安小图慢慢平复心情,只是依然发出哽咽的声音,一阵又一阵,今晚听到的一切对于她都太过突然,她的病痊愈,她的父母是国安局派的卧底,不是逃犯...... 安小图吸了吸脸颊,心里面无数次感谢上天,感谢它一直在眷顾她,带给她好运。即使经历了许多波折,但结果还是给她惊喜。 次日,安小图在陆少霆的陪伴下去墓园看她的父母,说了很多贴心话,而陆少霆第一次在墓前当着安小图的面教安氏夫妇一声“爸妈”,让安小图几度失控落泪。 在墓园呆了将近半天,安小图和陆少霆离开,在墓园门口撞见许久未见的刘风,几人诧异了一番。 刘风看到陆少霆和安小图,第一反应就是想躲,然而在这一片空旷晃凉地带,纵然他想躲也躲不了,只得愣愣的上前打招呼,不敢再有其他的动作。 安小图见刘风手里捧着一束白菊花,下意识脱口而出:“你来这里看谁?”安小图记得刘风的父母根本不在这个墓园,刘家其他亲人貌似也不在。 刘风把手中的花放到身后,尴尬地笑了几声,不敢看面前的两人一眼:“来看一个朋友,很久以前认识的。” 当着安小图和陆少霆,刘风莫名的没敢说自己是来看安氏夫妇,过几天就是他们的忌日,他特地错开安小图,今天提前来看他们,却不曾想还是撞上了。刘风不得不佩服这狗屎运一般的缘分。 安小图将信将疑,也不打算深究:“你看完朋友之后有时间吗,我们聊聊吧?” 话音未落,立马遭到了陆少霆的反对:“你们要聊什么?” 陆少霆从见到刘风的第一眼就恨不得把安小图裹起来,不让他们互相见对方。安小图初恋情人这个身份始终是陆少霆心里的一根刺,只要刘风一出现,这根刺扎心的力度就会更加明显。 安小图捏了捏陆少霆的手心,示意他不要多想,她只是想问她父母的事。在安小图几次三番的眼神哀求下,陆少霆只得同意她和刘风谈话,不过只给了十分钟。 刘风也不敢耽搁时间让安小图一行人多等,急匆匆跑进墓园把花放在一个不认识的人的墓前,随便唠嗑几句就走了出来。 安小图和刘风站在离墓园门口不远处的空地,周围五十米之内都有保镖守着,一身黑衣黑裤加黑超,俨然黑社会派头。 而陆少霆倚靠在一辆布加迪车边,眼神锁定着他们,和保镖一起像是围成了一个圆圈。刘风又是一颤,双腿不由自主的往后挪了几步,与安小图拉开一定的距离。